2021-02-06 13:00  其它文章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政事堂2019

今天有点忙,写个短篇,关于即将IPO的快手,聊一聊短视频背后的机制。

 

先从马克思的三次社会大分工说起。

 

 

第一次分工是游牧和农业从传统的部落分离出来,分工带来的效率,使得生产力出现了大发展,不仅诞生了私有制的财产,也导致了交换成为可能。

 

第二次分工是手工业从农业中分离,诞生了纺织、榨油、酿酒等行业,生产率的进一步提升,以及产品种类的丰富化,出现了以交换为目的商品生产。

 

第三次分工,是随着生产力的进一步发展,社会上出现了一个不从事生产、只从事商品交换的商人,产生了专门从事商品交换的部门,商业。

 

为什么要说社会化分工呢,因为正是分工诞生了商业,商业诞生了资本主义,资本主义诞生了我们现在社会的政权和各类运行机构。

 

而短视频不同于长视频,由于产量极高,受众面却不同,导致了文化产品层面,也出现了“分工”。

 

从工业化的角度,也很容易理解,社会化分工是让一部分群体汇聚在一起,无论是奴隶的种植园还是工厂的流水线,让一大批人做着同样的事情,使得生产效率出现了大幅的提升。

 

重复同样的工作会诞生巨大的价值,重复同样的共识,也会诞生巨大的价值。

 

所以从这个角度就会发现,被誉为奶头乐的短视频,也是在进行一次社会化的“分工”,通过一系列的标签与画像,将一大批同样兴趣爱好的人,汇聚在一个“工厂”,将流水线一般的产品,通过数据和分发机制发给他们。

 

所以,我们会发现,短视频会把大量的群体框在一个奶头乐的框架内,不断重复和加强洗脑,这跟三次社会大分工的过程中,将奴隶圈在种植园,将工人圈在流水线是一个道理,只不过,奴隶和工人提供的是生产力,短视频消费者提供的是数据。

 

因此,短视频的重度上瘾者,跟吸食鸦片的奴隶和工人本质上并没有什么区别。

 

而更关键的是,就像三次社会化大分工导致了掌握着货品分发机制的商人阶层崛起,并建立了与之配套的资本主义制度。

 

短视频化带来了人群的标签和分类,也会导致流量分发机制的平台阶层崛起,并将逐步建立其与之对应的体系和制度变化。

 

这才是短视频会成为大杀器的根源,他的价值并不会以马克思时代的卖货为根基,而是以新时代的卖数据来衡量。

 

所以,未来他们对政权的挑战,将不会低于蚂蚁。

 

说了这么多,我并不是看好快手,只是看好掌控短视频流量的平台,真正这个行业目前的大哥和二哥,是正在打官司的腾讯和抖音。

  
关于
本站一贯高度重视知识产权保护并遵守中国各项知识产权法律、法规和具有约束力的规范性文件。但出于收藏学习之目的,可能会误发表涉嫌侵犯您合法权益的内容,请您积极与我们联系处理;

上一篇:大厂之外,有一群年轻人正在主动996 下一篇:没有谁大而不能倒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