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4-12 14:34  其它文章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立华说pro
有这么一种现象,有个同志去政府部门办事,比如说,要办个许可。
 
要填表,他不太会,什么地方填什么,偶尔会填错。
 
办事的同志呢,心里对怎么填表,就像明镜一样,但是他不说怎么填。
 
人家填完了表,他一看,不符合条件,打回去。
 
“你这个不行啊”
 
甩个脸子走了。
 
来找政府办许可的同志一脸茫然,哪里不行啊?我也不是政府的工作人员,不清楚法律法规,更不清楚相关规定,我就一个群众,怎么填啊?
 
于是他很郁闷,回了家里,他想来想去,给朋友打了个电话,朋友告诉他,办事这个是什么人什么人,是什么人的什么亲戚,地方不大,大家都能打赏关系,然后指点一番。
 
并且说,这个人我能搭上话,我明天给你找找人。你过几天再去。
 
过了五天,某人带着一个信封过去了。
 
张口第一句,“X科长啊”,就把场面抬起来了,然后低眉顺眼讲点好话,是自己不对,然后把信封偷偷的递了上去。
 
办事的同志连忙说,你这不对。没有收,并且要送客。毕竟现在纪律严,收礼可是要出大事的。
 
有求于人的同志赶忙就收回信封,说起了两个人的关系。
 
原来能通过几层的人搭上话。
 
办事的同志也接到了电话,虽然是转了两个人转过来的。好歹也对来找政府办许可的同志有了点印象,信封收回去了,话却泛上来了。
 
两个人闲聊了半天,算是把七大姑八大姨的事情都说完了,这才说到了办许可。
 
办事的同志大手一挥,好办,你回去准备这几个件,剩下的我全给你跑。
 
来办许可的同志千恩万谢,走了。
 
过了几天,中间人出面,叫两位同志过来吃饭。办许可的同志就偷偷把账结了。又过了几天,办事的同志给办许可的同志打电话,说你的材料大体都齐了,剩下的就是等个审批流程,按说几天就能出来。
 
许可要下来了,该同志一听,很高兴,就约了办事的同志吃晚饭,席间,偷偷把信封塞进了办事同志的褂子里。
 
有的人啊,有一个错误的心态,社会上的老板们,掌握的资源不见得有多少,但是生活很滋润,很美好。
 
老板们不见得为社会做了多大贡献,但是生活很滋润,很美好。
 
但是,有的同志,人在政府工作,有了可以为人民服务的权力,有了可以按制度调配的资源,生活却不是很滋润。
 
因为国家给他发的工资不太允许他滋润,他看了自己服务的对象,心里不平衡了。
 
于是,就要贪污腐败,就要吃拿卡要,就要以权谋私。
 
这不对,人活在世上,要讲究一个契约精神,要讲究一个信守承诺。
 
比如说,夫妻二人结婚时候说好了,家务活一起干,那就要一起干,不管再怎么忙,是我的部分,攒起来也是我的部分。
 
加入任何一个单位,任何一个组织,都是双方说好了,我获得什么权力的时候,就要承担着什么义务。
 
体制就是这样,有的岗位有权力,但所有岗位的收入都决定了一个人不可能过上过度滋润的生活,别墅豪宅,香车宝马,山珍海味,美女笙歌什么的,那是绝对不可能凭借公务员的工资换的来的。
 
清贫,体制不应该意味着清贫,医保上着,社保也有全套的,工资是当地平均以上不说,还有公积金。
 
这不叫清贫。
 
这叫小康。
 
党给了队伍里所有的人以小康生活,不管你是什么学历,不管是什么出身,只要是通过了考试,都能进入队伍。以尽可能公平的方式把人招进来,给人小康生活,为的是什么?
 
是招进来的这个人能给我们的群众把事情办好。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有一掷千金的老板,也有五保户。看到了老板心里不平衡,怎么不去看看五保户呢?
 
还是惩罚的力度不够重。
 
惩罚的警示性,不在于惩罚的必然性,而在于惩罚的严重性。
 
就好比,垄断一下,罚50万,把所有公司罚完,他们还是要垄断。
 
就好比,国外的公司干涉我们的内政,出个几十万的罚款,把所有公司都罚完,他们还是要干涉。
 
但是,只要按照营业额的百分比罚一下,先从小起,再垄断就往大了加,加到拆分为止。
 
但是,只要把税率加一下,从小的加,再干涉我国内政,就往大了加,加到消费者绝对买不起为止。
 
它们还敢么?
 
当然是不敢的。
 
千里当官只为财,为什么还有人敢有这种心态?
 
还是花生米吃的少。
关于
本站一贯高度重视知识产权保护并遵守中国各项知识产权法律、法规和具有约束力的规范性文件。但出于收藏学习之目的,可能会误发表涉嫌侵犯您合法权益的内容,请您积极与我们联系处理;

上一篇:贫瘠的大脑看不了深刻的东西 下一篇:房地产本来没有泡沫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