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5-10 09:14  其它文章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求实处
我们的省部级干部,或者是副国级干部,有不少女性,国家领导人比如宋庆龄,做过我国的国家主席,虽然是名誉的,但也是女性。
 
周总理的夫人邓大姐,是女性,位列八老。屠呦呦女士研发青蒿素,是女性,得了诺贝尔奖章。
 
我们还有女拖拉机手,女塔吊操作,女战斗机飞行员,女坦克手。
 
不管是生产,还是科研,或者是对敌斗争,我们都有数不清的女性英模,这是好事。
 
但是,把时间维度拉长,就会发现,女性英模产生的年代,大多是建设年代。
 
一个妇女能顶半边天的年代。
 
一个大,两个公,企业办社会,有一个成本能直接降低,就是孩子的抚育成本。在前三十年,城市中的公共场所,都有托幼所,父母想要逛商场,就可以把孩子送商场的托幼所,父母去单位上班,就可以把孩子送单位的托幼所。
 
立华我小的时候,没少在托幼所和别的小朋友一起玩。甚至大家都不认识,父母都来逛商场,我们孩子们谁认识谁呢?
 
那也不要紧,反正都是来被托的,我们小朋友们有共同的立场情感,可以玩的很好。
 
在农村地区,带孩子的模式是大的带小的。
 
只要有一个大孩子,父母的精力就能减少很多。甚至只要村里有一个稍微大点的孩子,全村的孩子们都可以很好的成长。
 
在旧社会,这都是不可想象的,旧社会的城市里,小孩子们要流浪,要做工,太太们为了生计,不得不将自己的孩子放养,或者是交给仆人来养。
 
在旧社会的农村里,等级森严,孩子们年龄断代普遍厉害,而且,私有制下大人也不放心自己孩子给别人带。万一有什么坏心眼呢?
 
到了新中国,情况不一样了,要让女性和男性能获取一样的社会地位,就要让女性和男性做出同等大小的贡献。
 
做贡献需要时间,只有把妇女从家庭中解放出来,他们才能敢同男人争高下,不向爷们让寸分。
 
带来的后果是,一方面,女权地位十分高,另一方面,孩子们从小一起玩大,形成了各种各样的圈子,在城市,是以父母单位为基础的大院圈子,在农村,是以生产队为基础的X队圈子。
 
这个是后话,书归正传,话语权有多大,是要看贡献的。
 
能让女人去参加到生产科研中,下到矿井去,上到塔吊去,而不是每天想着靠男人生活,关系就平等。
 
立华我坐过女网约车司机的车,也和工地的女工聊过天,因为这几个女工,就是和我踢球的孩子们的母亲。
 
在外面一样的出力,回了家,就有一样的地位。
 
生产领域的女性数量奇少,搞运输,搞铁路,搞工业,搞建筑,搞计算机,女性不那么多。
 
因此,说话就不那么管用。
 
不能把所有的矛盾都归结于境外势力的阴谋,有一些人,觉得自己不够光鲜亮丽,有时间去刷论坛,又对自己的现状不满意,自然要寻求一个出口。
 
能有时间刷手机,有时间看女拳大V去挑拨男女关系,本身就是生活的还不错的表现。
 
可是我国还有6亿人,过的没有那么光鲜。
 
这6亿人,不论是男人还是女人,都过的紧紧巴巴,这6亿人中的绝大部分,都同工同酬。
 
电子厂的时薪不会因为性别和有差异,网约车的抽成不会因为性别而有不同,快递点的劳务不会因为性别而有区分。
 
男性和女性同工同酬的地方太多了,职业太多了。他们和她们都在拼命的劳作,都在努力的攒钱。终于建构出来了这个庞大的社会,让一小撮人靠着抽成发家致富。
 
然后催生出来一些结构性歧视女性的公司,对女性的就业百般刁难。
 
他们不去办社会,不去提供抚育子女的场所或者托幼所,也不盖学校。无非是为了成本低。
 
但孩子总要有人抚养,企业主们的想法,往往是让过女人去抚养,去发挥原本应该由企业发挥的职能。
 
把企业的职能推给社会,到头来把抚育成本让家里的女性承担去,女性自然没有那么多时间来从事生产。
 
最后,话语权就不如男性。
 
这是性别的矛盾吗?
 
这不是,这是公司和打工仔之间的,准确的说,是老板和打工人之间的矛盾。
 
我们的石油工业从无到有,靠的是中央的正确领导,大庆油田完备的制度,和石油工人的舍生忘死。
 
因此,华为要办学校,这事我看很好,有老国企的样子,那就会有新时代石油会战的战斗力。
关于
本站一贯高度重视知识产权保护并遵守中国各项知识产权法律、法规和具有约束力的规范性文件。但出于收藏学习之目的,可能会误发表涉嫌侵犯您合法权益的内容,请您积极与我们联系处理;

上一篇:写在五四 下一篇:电影007里的中国地缘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