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2-21 11:18  其它文章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 老斯基财经

收视率,这个还活在上世纪的玩意,赚起钱来比贩毒还狠。

 

图片

 

前阵子,《亲爱的》寻子原型孙海洋找到了儿子孙卓。

 

后面孙卓的一些话,被网友一放大,就演绎成了“这孩子被养废了”。

 

斯基看了几篇报道,觉得这孩子没网友说得那么不堪,人家连学习都很优秀。

 

无非是我们看电视剧,剧中的人物非黑即白,不是圣人就是恶魔,就是没有凡人。

 

这种价值观形成了,看什么都只有黑与白,但大部分人的人性都介于黑白之间。

 

看多了这类电视剧,对人和人生的判断容易走极端。

 

那为啥我们只能看到这类沙雕剧呢?

 

如果一部剧收入1亿多元,其中9000万元用来买收视率,那剩下的钱也就只够买这类沙雕剧本的。

 

图片

 

都21世纪了,斯基跟朋友聊天谈到一款电脑,淘宝下一秒就能给精准推送,收视率这玩意的统计手段却是老掉牙的。

 

这时候,所谓的语音识别、区块链,可都没在收视率上派上用场。

 

当然也不排除收视率想为中国教育事业作一些贡献,牺牲运用新技术的机会,为00后们当一颗大数据界的“活化石”。

 

告诉他们,上世纪的数据统计是这么操作的:

 

搞几个样本户,这些样本户看电视时,要么按键、要么记笔记,然后调查公司把数据回收。

 

用这种方式统计,样本户很有限,据说全国也只有几万个,摊到各个地区那就只有几百个了。

 

由于样本足够少,所以只要操纵几个样本户,收视率就蹭蹭蹭上去了。

 

《人民的名义》总监制李学政就说了:

 

比如,北京地区的收视样本户有500个,某电视剧希望提升在该地区的收视排名,只要找出其中10个样本户,进行操控,该剧的收视率就能提高至少0.5个百分点。

 

图片

 

所以,只要买通几十个样本户就能操纵收视率了?

 

这么容易?斯基也想放下键盘,去赚卖白粉的钱。

 

不过样本户神出鬼没,一般人哪有这么神通广大,揪出这些样本户。

 

搞这些收视调查的公司,能这么轻易让你知道商业机密,那人家就不叫跨国公司了。

 

的确,也有人真这么干的。

 

搞跟踪、窃听那一套,把样本户搞到手,给人家送米、送油,跪求人家看这频道。

 

还有一部分人的做法,那就是“瞎猫碰死耗子”。

 

看看这些机构哪里的样本户比较集中,就去那做宣传,运气好的话,正好能撞上一个样本户。

 

这些都算是赚辛苦钱的,冒的风险还不低,动不动就被抓进去吃牢饭了。

 

2009年,杭州有家广告公司的潘老板,指使员工搞到了索福瑞76个城市的2000多个样本户。

 

靠着贿赂样本户,操纵收视率。

 

比起9000万,这几个人赚的还真是辛苦钱。搞了几单,也就赚了600多万。

 

图片
图片

 

要说收视率都是被这些人操纵的,那这事就好办多了。

 

但收视率造假这事吧,从2010年开始,《人民日报》就开始接连曝光,也没见收敛。

 

图片

 

2018年,导演郭靖宇在湖北大学作了个演讲,演讲从标题开始就很刺激了——

 

《起来,与操纵收视率的黑势力决一死战》。

 

斯基盲猜吧,郭导演所说的黑势力,绝不是杭州潘老板这种小角色。

 

图片

 

郭导演拍了《娘道》,迟迟等不到播出,然后他找人家电视台说理去了。

 

电视台总监就话里话外告诉他,

 

只要你不花钱买收视率,人家绝不会播出。

 

如果你决定买收视率,那么待遇就不同了。这收视率该找谁买,人家都能给你安排得明明白白。

 

郭导演是有原则的人,当然是没买,不过人家也没放弃能跟黑势力碰面的机会。

 

他去见了人电视台给他介绍的大神,大神说的话让他大开眼界。

 

当然这位大神,可能只是装神弄鬼的代理人。因为真正的大神都不轻易露面。

 

一是你联系不到对方,一般都是对方主动联系你;二是对方拒绝银行转账,只要现金。

 

郭导演见的大神夸下海口说:

 

这家卫视的档期就是他说了算!

 

只要买了收视率,啥购片主任、卫视总监啥的,郭导演都不用跟他们再废口舌了。

 

大神的能量如果只是这,斯基也就替导演们咽下这口气了。

 

气就气在,哪怕你不买收视率,大神照样能恶心你。

 

还有个导演叫尤小刚,也公开反对过收视率造假,然后就被这大神戏弄了。

 

图片

 

人家今天让你的戏升点,明天就直接给掉到0.2,后天升了,再让你掉到0.2。

 

这比坐庄操纵K线,还TM明目张胆啊。

 

这段位的大神,绝不是靠收买几个样本户就能当上的。

 

 

比收买样本户,更高级的是篡改数据,这个就很好理解了,就是直接把数据改了。

 

Get到这种技能的人,样本户什么的根本不会放在眼里。

 

而有权篡改数据的人,显然不是一般大神。这种简单、粗暴的手段,估计让很多人叫绝。

 

要知道,国外有些机构为了收视率,都敢亲自下场雇凶杀人。

 

图片

 

之前,巴西有一个犯罪节目《Canivre》,华莱士·索萨是这个节目的王牌主持人。

 

这个节目在巴西当地很受欢迎。

 

后来巴西警方拿到证据,说有些犯罪案件是主持人自己策划的,然后根据节目的需要,来安排这些罪案。

 

这事是2009年曝光的,第二年这位主持人就去世了,所以凶案究竟是怎么回事,也变得扑朔迷离。

 

不过,这种事光听听就很刺激了。

 

收视率为啥这么重要呢?因为收视率直接关系着广告费。

 

收视率高低,关系着广告费的高低。

 

在国内,电视台每年收入中有80%以上是来自广告售卖。

 

有人做过测算:

 

当收视率达到1%时,一部30集的电视剧就能收到差不多3000万的广告费;如果收视率达到2%,那么这部电视剧的广告费能收6000万。

 

差一个百分点,就能有几千万的收入差距。

 

这里就很适合搬出马克思他老人家的那段话了。

 

为了100%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300%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绞首的危险。

 

当然乐观一点的说法,篡改数据这种操纵收视率的方式,至少不用杀人。

 

而且心有多大,数字就能改成多大。

 

图片

 

2014年2月11日,全国33个城市的收视数据显示,当天全国整体收视率超过40%。

 

依照这个数据,理论上马路上当时就没有人了。

 

图片

 

那为啥人家巴西主持人宁愿雇凶杀人,也不花钱买收视率呢?

 

斯基估计,人家是没这机会。我们这儿吧,还真是不太一样。

 

从2009年,另一家外资尼尔森退出中国后,全国就剩一家收视率调研机构,就是前面提到过的索福瑞。

 

尼尔森退出中国,是跟WPP收购索福瑞有关。

 

WPP的创始人苏铭天出生在英国伦敦的犹太家庭,但他很懂中国。

 

收购了索福瑞的WPP,一手拿着IBM、摩托罗拉、宝马、壳牌等一大批大型广告客户的投放和策略,一手拿着中国收视率统计的唯一一张牌。

 

图片

 

就这两手牌,把各个电视台拿捏得死死的。

 

WPP的中国根据地就在上海,人家在尼尔森退出中国的第二年,就开始任命中国高管。

 

 

虽然,很多导演、电视台,甚至连光线传媒的老大王长田都开撕过收视率造假的问题,但大家都心照不宣地,从来没挑明谁在造假。

 

从2010年开始,长三角一带成为收视样本污染的重灾区。

 

观众都忍不住吐槽:

 

上海地区的收视连“彩条”时段都是全国收视最高的。

 

图片
图片

 

看看收视率造假的时间和地点,不得不让斯基产生联想。

 

不过现在那个犹太人苏铭天已经在2018年退出了WPP,WPP中国业务20%股权曾有意转让,但还没有机构接盘。

 

所以,别问收视率造假的幕后大BOSS,斯基也不知道。

  
关于
本站一贯高度重视知识产权保护并遵守中国各项知识产权法律、法规和具有约束力的规范性文件。但出于收藏学习之目的,可能会误发表涉嫌侵犯您合法权益的内容,请您积极与我们联系处理;

上一篇:公开了,决策未必更好 下一篇:光刻机为什么这么难 #2021.12.12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