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1-02 13:21  其它文章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政事堂2019

2021年过去了,我很怀念它。

 

这一年,特朗普的支持者在国会山用美式“张勋复辟”拉开了帷幕。

 

没几天,拜登和民主党人便将特朗普驱逐出白宫,实现了“再造共和”。

 

不仅慨叹,世界拿回100多年前的北洋剧本,也回到了原本应走的轨迹。

 

没有了特朗普这个“共同的敌人”,众多机制也随之变化。

 

国际上并肩的战友,打起了小心思与退堂鼓;屋檐下御辱于外的兄弟,也玩起了阋墙和煮豆。

 

世界的高速列车,更是从急速右转中变成了向左转弯.....

 

让惯了特朗普四年的人,普遍出现了不适应。

 

其中,自然也包括我。

 

2017年之前,我写文章是为“如何改变社会”而思考和呐喊,执笔为剑撰写“死亡笔记”。

 

2017年之后,随着环境的变化,逐步变成“如何适应社会”,抓住特朗普带来的混乱阶梯。

 

直到2021年,随着特朗普的“黄金时代”终结,分岔路口也出现在了面前。

 

从三座大山的地产教培医药,再到平台经济与既得利益集团,这些挡在改革与公平面前的旧势力。

 

是像2017年之前,用敌我矛盾的方式去口诛笔伐;

 

还是像2017年后,利用信息的不对等优势,继续带人攀爬混乱的阶梯。

 

不断的犹豫与纠结,贯穿着我的2021年。

 

甚至我不愿意再用当年对贾跃亭王健林的方式,对那些殊途同归的企业家,反而替他们思考寻求跳出困境的方案。

 

这种内心的彷徨与迷茫,使得多年告别史书的我,最近又翻起了古籍,希望从古人身上汲取智慧。

 

书读多了,站在大历史的角度,很多事情就会变得释然。

 

中国历史任何国泰民安的时代,之前都需要有人通过重铁来开启,打破原有的社会结构与意识形态的改革,给予广大民众的相对公平。

 

什么是相对公平?

 

在封建农业时代,土地是最重要的生产资料,相对公平就是根据劳动力去分配土地。

 

在资本工业时代,资本是最重要的生产资料,相对公平就是根据劳动力去分配利润。

 

这就是时代的宿命,与一批先行者们的使命。

 

回顾两千多年的历史,任何超过百年的长期繁荣,都需要进行一次次的对内改革以扫清阻碍,需要一次次给与底层民众相对公平,以跨过基于人类寿命的每一轮康波周期。

 

眼前不断重复的历史,闪过的一个个朝代,不断平复我内心的波澜。

 

哪怕是再痛苦,为了后世子孙的长期繁荣,为了不让夙愿付与东流,

 

中国的执政者们都会在这个时间点上,选择痛苦与艰辛的自我革命。

 

这就是他们一代又一代的使命。

 

2021年过去了,我很怀念他。

  
关于
本站一贯高度重视知识产权保护并遵守中国各项知识产权法律、法规和具有约束力的规范性文件。但出于收藏学习之目的,可能会误发表涉嫌侵犯您合法权益的内容,请您积极与我们联系处理;

上一篇:妖僧传 下一篇:给祁同伟说句好话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