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1-04 09:21  其它文章 文章来源:未知:admin
人和人不一样,立华我小的时候就懂了。
 
伴着窗外的夜色,触摸着马上要消失的假期,一天中最为放松的时刻,突然就变成了最想留住的时刻。
 
坐在键盘前,和读者朋友聊聊天吧。
 
人和人不太一样,放在隔壁的韩国看一眼,就能知道确实不太一样,企业家一样是做市场出来,有的人能做大,是因为产品好,有的人能做大,是因为侵吞公有财产,人和人能一样?
 
人和人不太一样,放在我们,有的人能上清华是因为努力学习,有的人能上清华是因为上海户口,有的人能上清华是因为学了健美操。人和人又怎么能一样?
 
有人说什么几代经商,这就是纯属自己对自己家发家史没有一个客观的认知,在中国大陆,经商要是超过了三代,八成有点问题,个体经济在改革开放后才出现,改革还是先改革的农村,要是三代以上经商,第一代是怎么做的,查起来大抵经不住。
 
算在各位首富家里,大抵也就是第一代经商。说三代经商,不是搞笑么?
 
人生于世,遇到的往往不是赵立春,毕竟能遇到赵立春的人也没几个。赵立春各种错误,都错在培植自己的势力。
 
就算是吃了这碗饭,要是没个地位,没个级别,也遇不到赵立春。
 
一个省份,顶天百十个人遇到赵立春,所以我们都对赵立春没什么感觉。该做的事情做了,省里的经济不错,老百姓说好,其他的事情,在群众这里能过得去。
 
我们老百姓往往也遇不到李达康,李达康天天作秀,说来说去,都是为了给群众作秀,群众遇到李达康,要说个好。要说李达康不好的,还要是吃这碗饭的干部。
 
要是有个赵瑞龙,那也是招标立项,没点经济实力,遇不到赵瑞龙。不是大老板,想挡他的道都挡不上。
 
大奸大恶遇不到,小奸小恶天天有。
 
说到底,群众办个事情,办个执照也好,办个保险也罢,遇到的都是办事员,顶多是科长。大奸大恶要作恶,哪里能看的上普通群众的一个什么小事。
 
遇到恶心的事情,多是梁璐,或者梁璐一样的人办出来的。
 
群众办个户口,要是内网突然坏了,就留群众个电话,赶紧让人忙自己的去,等到了网好了,再给人打电话,也不是不行。
 
群众办个执照,需要填什么表,指导人家填一下,说不了几句话。
 
办事的人多,排个队先来后到,没有那么难。
 
上级新闻出了,执行没出,和群众讲一下我们的上级就喜欢发新闻,一起吐吐槽,群众也就理解。
 
给群众办事,没那么难,不要有了一点权力,就要“小小任性”。
 
更有甚者,拿着一点权力,就要吃拿卡要,这合适么?
 
这还是小事,遇到提拔一类的大事,更是有人当梁璐,就因为不喜欢祁同伟,就要把人分配到村里,这叫什么事?公报私仇?
 
回头轻描淡写一句话,这人经不住考验,怎么还有这么不要脸的事情,要考验人,起码先要给个期限,给个标准,整天在这里威不可测,这是病。
 
现在外语不是很难学,国外用人缺口也不是特别小,人家群众跑去学个外语,出国定居也没有那么难。
 
方今天下,早就不是只此一家别无分号,春秋战国,良禽择木,跑去哪里生活不是生活?整天有权就小小任性,这是怕我们的人才和人心流失的不够快,这是当着自己的人,干着敌特的事。
 
群众监督这个事情,还是要好好做,不做不行,
 
凡是服务项目都搞个打分板子,或者是打分系统,要能匿名,要尽快推广下去。
  
关于
本站一贯高度重视知识产权保护并遵守中国各项知识产权法律、法规和具有约束力的规范性文件。但出于收藏学习之目的,可能会误发表涉嫌侵犯您合法权益的内容,请您积极与我们联系处理;

上一篇:2021年过去了,我很怀念他 下一篇:求人办事,送礼时,该怎么说话?五大话术套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