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2-17 10:10  其它文章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立华说
我国的传媒行业不行。
 
我不是针对谁,我也不能说有一个算一个都是垃圾,我是说外行过来指导内行,权力大肆干涉,资本蛮横插足,搞出来的十有八九不是什么好东西。
 
新闻报道,首先要讲个专业主义,立华我不是搞传媒出身,我搞文字的,但是我也知道,播报专业的事情,就得让专业的人来做。
 
报道流星雨,起码流星雨在什么地方能看到,这要说一下吧?结果一句话没有,就是今晚有流星雨。
 
报道深潜器,深潜器有什么科研上的意义,这要说一下吧?结果一句话没有,就是有重要的意义。
 
报道桥梁工程事故,事故原因要挖一挖吧?涉及受力和载荷要看一看吧?结果一句话没有,事故原因还在调查中。
 
我们的部分新闻媒体,看懂事情是什么的能力接近于没有,分析事情怎么走的能力没有,把话说给老百姓的能力也没有,就开始出来报道新闻,科学家讲一句,消灭了培养皿一半的癌细胞。
 
记者就要讲一句癌症治好了。
 
然后群众发现没治好,记者又出来讲一句,癌症真的影响人的生活啊,医保局要如何如何。
 
这种没有专业素养的新闻报道到处都是,报道国外新闻,都懒得去一线了,直接找了一些外国主要是英美国家通讯社的稿子,机翻一下,核对一下,就发。
 
不发德国和法国的,主要是看不懂。
 
新闻媒体的专业性不要了,现场性也不要了,那就不看新闻了吧。
 
立华我本以为打游戏可以与快一点,万万没想到,这只是个开始。
 
没想到,游戏也不让人讲话,搞屏蔽词汇,我也不知道平台屏蔽词汇的依据是什么,有的游戏里面连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都打不全,讲文明可以,讲自由不行。
 
一时我也不知道是我们有的部门要求屏蔽,还是游戏公司自作多情。
 
打游戏说不出来话,好歹我们可以解释成是游戏公司的公关部领导看了一部美国间谍在俄罗斯的电视剧,发现里面的间谍都用游戏交流频道交流。为了防止间谍用自己家游戏交流,所以做了很多的屏蔽词。
 
游戏交流打码越来越多,渐渐的也就不沟通了,那就看看电视节目吧。
 
万万没想到看节目的时候感觉十分的不对劲。
 
有个节目是歌手唱歌,歌词是“给我一瓶酒,再给我一支烟”,没想到可能是室内不让抽烟,所以歌词改成了“给我一只眼”。
 
室内不能抽烟,但是可以抠眼珠子?
 
有一首歌,在唾弃消费主义,歌词里有“我呸”。不知道为什么,一定要改成“我play”。可能是不让人抵抗消费主义,一定要让人去试试?
 
人家呸消费主义怎么了?非要引导人去play?
 
还有一首歌鼓励人追求自由,唱“拆掉牢笼”,结果被改成“拆掉老房”,立华我突然很好奇,是不是这个改歌词的人以前在城建部门工作,拆迁拆魔怔了?
 
没有三十年拆迁经验,能想出来这种词?
 
罢了,看来是这电视节目也看不得,索性我打开电脑,打算和读者朋友聊聊天。一篇文章发出不去,那就改改。
 
改完,发出去了,读者朋友留着言,互动着,我精选着评论,回复着留言。
 
突然,就在我没有注意到的瞬间,一条一条的评论就没有了。就像指尖的沙,我想要留住,但是却只能眼睁睁看着它,从屏幕上消失去了不知什么地方。
 
渐渐的,删除的多了,以前的优质长评论越来越少了。人家和我交流,也图个其他读者的认可,不让人说话,自然也不想交流。
 
好像起了作用。
 
可是我想问问,我的读者有没有一点评论的权利?有没有一点看看其他读者评论的权利?
 
我不知道。我只会坚持,坚持把有价值的评论精选出来。
 
哪怕它们只能存在一会。
  
关于
本站一贯高度重视知识产权保护并遵守中国各项知识产权法律、法规和具有约束力的规范性文件。但出于收藏学习之目的,可能会误发表涉嫌侵犯您合法权益的内容,请您积极与我们联系处理;

上一篇:简化礼节,轻松自由 下一篇:这些公知是傻子还是骗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