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2-22 14:18  教育职场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势场

这是一篇涉及到政治元逻辑,并致力于提升认知的文章,颇有门槛。各位读者在阅读之前,请做好心理准备哦。

 

A

 

政治语境里的山头是什么?

 

之前,我在文章里写过这么一句话:所谓国家,就是利益分配的边界。

 

你是中国人,就能享受到崛起红利,就能享受到精准扶贫。你不是中国人,再悲惨、再哈华,也分不到一杯羹。

 

而这句话对于政治的山头来说也是通用的。山头同样是利益分配的边界。

 

山头分配的是什么利益?这就得问具体的个人了:

 

甲说,我为了财富,荫庇子孙;乙说,我为了享受权力的快感;丙说,我为了实现自己的抱负,参与改造这个世界;丁说,我纯粹为了服务人民,满足自己忧国忧民的理想。

 

这世界上当然不存在纯粹的甲乙丙丁个体,以不同比例杂糅才是人间常态。而我把这四种取向,都统称为利益,中性的利益。

 

总之,这些都是极好的东西,因此它们必然延伸出一个隐秘的、却又极为重要的特征:排他+稀缺。

 

有权力的能做事的位子很少,你(们)上了我(们)就不能上;改造世界服务人民的方向唯一,我(们)决定了你(们)就只能跟随。

 

这就注定了这些利益是无法广布和均摊的,因此分配范围会凝缩为一个小圈子;同时,这个小圈子必然不能太小,孤军奋战是无法和团队合作相竞争的。

 

嗯,这就是山头形成的原理。

 

B

 

山头既然形成了,其中就有更多隐含的东西。比如,这个山头必然要有共同利益作为团队合作的支撑和共识。

 

就拿刚才甲乙丙丁四位大人举例。

 

他们对利益的取向各有差异,有些更公,有些更私,看似众口难调,但唯有一条元原则是一定会存在的,那就是:巩固他们所共享的山头的实力。

 

唯有此,他们无论于公于私,都能更好地实现利益的追求。

 

正因为元原则如此重要,违反元原则的山头中人,往往会遭到山头内的消极合作,乃至排挤、挖坑、架空和告状。

 

因此试图这么做的个人(比如接下来说的掀盖子者),必须要有强有力的外援/背景,才能抵御在破除本地利益时遭受的反击。

 

同样还是甲乙丙丁四位,他们(在巩固山头实力的前提下)虽然施行不同的路线,可这些路线的执行机构都会是同一个,这就是官场谚语中的“上面千条线,下面一根针”。

 

山头内能调动的资源也必然存在相互重叠,这样组织效率才是最高的。不可能为了不同的线就配备不同的执行班底,不划算更不现实。

 

因此,(同一个)针眼一方面会拉近线和线的关系,使得它们不得不磨合协调;一方面线也得一定程度照顾针的取向,否则将得不到针的真诚合作,成为光杆司令。

 

久而久之,山头中各线在实践中必然日渐走向(利益)趋同,甚至,针和线本身也会走向利益趋同。

 

C

 

讲了这么多,现在讲讲山头边界形成的本身。

 

从上往下看,甲乙丙丁四个人权力的来源在于上方的任命,而这个任命有效性是以省(或部)为最大单位划分的。

 

比如省委和省一把手,对于省内省管干部是有近乎绝对的任命权的,可却基本没法儿影响隔壁省的哪怕一个县长。

 

(这里补充一句,虽任命权堪称绝对,但如刚才所说,也得照顾针的感受,因此结果往往是出于上下的折中,极少会出现极端型人物)

 

而省内的中管干部,省和省一把手就相对没有那么大的任命权了。在人事权日渐收归中央的趋势下,只能保证省内的中管干部是跟山头一条心,外来户就得慎重考察他们的“居心”了——

 

带来资源的,欢迎融入我们的共同体,咱的增量就是你的栖身空间。如带领合肥腾飞并留下坚实口碑的孙同志。

一位典型的网友发言

 

前来掀盖子的,必然遭到阻力、蒙蔽和抵制。如肩负倡廉任务、环保任务的大员或纪委干部。

 

图片

 

前来镀金的,评估你前途光明与否,以决定以合作投资的力度。如在福建得到地方支持,顺利开启“博士给副处”的黄金时代的省组织部姜同志(后升任中组常务副)。

 

前来养老的,大家都哈哈哈,体面体面。如空投或异地调任的大龄人士。

 

至于权力和影响力更大的一二把手,后面再说。

 

而一部分中管干部和全体省管干部本身,也是省和一把手这根针下面的线;一部分的省管干部和全体市管干部本身,也是市委和市级一把手这根针下面的线——

 

层层串织,使得他们都和山头的元原则盘根错节交织在一起。

 

因此可以很明确地说,行政区划的边界——即一方权力的边界,就是山头的边界。

 

省里有很多个市,市里有很多个区县,如同大山头里有很多个小山头,小山头里有很多个小小山头……

 

但他们对外,也就是在中央开大会时,还是会以大山头元原则为准的。毕竟开大会代表名额,也是按照权力边界来分配的。

 

D

 

最后,刚才也写到了,单打独斗是干不过团队合作的,容易被逐个击破。因此即使是省级山头,也需要有小伙伴。

 

嗯,这个(趋向于两极的)联盟,就是人事的红蓝二分法在实践中的逆推。

 

另一方面,由于山头元原则本身的压舱作用,省内确实可以存在多个路线,分别在红蓝体系内寻求生存空间和利益加成,即所谓混色省。这不失为一种特殊的生存法则。

 

出现的原因是历史和现实共同造就的。

 

历史,即昔日军方转业干部所属的队伍;现实,则是省山头里可以寻到唯一的绝对话事人(即省一把手本人),而往上,即中央,是不存在的这么一个人的。故,省的格局实际是受上头博弈很大影响的。

 

因此,身为山头引领者的省一把手(有时会包括二把手)的调任则相对会有更多特殊性。比如通常情况下(上一个五年的洗牌期可不叫通常情况),会更强调这根针与线的磨合/趋同,以保证不浪费这珍贵的大员名额。

 

因而渊源/盟友地盘互换是很重要的考虑因素,以保证他们到任后,能从与前段渊源/盟友利益绑定的人群中迅速拉起一支可用可靠的队伍。相反,贸贸然卡入该省,则拳脚难施展。

 

补充一个,开头也说了,部,同样是权力划分的最大边界,因此也可以把部视为微缩版的省。

 

由于部地盘小人员少较垂直专业性优先,掌控部的山头要比省容易得多,因而部一把手的地位,一般是比省一把手要低的(开大会时俩部门代表的名额数也体现了这点)。

 

E

 

总之,本文仅是观察+逻辑梳理任何组织中都必然出现的情形,对山头的褒贬不属于今天讨论的范畴。

 

不过从往期文章可知,笔者对这玩意一向是持强烈反对态度的。但要反对,我们也得知道它是什么,它的运转原理是什么,认识现实,才能更好地帮助我们改造现实。

关于
本站一贯高度重视知识产权保护并遵守中国各项知识产权法律、法规和具有约束力的规范性文件。但出于收藏学习之目的,可能会误发表涉嫌侵犯您合法权益的内容,请您积极与我们联系处理;

上一篇:公务员是不是个好职业? 下一篇:浅谈未来城市前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