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0-11 08:55  教育职场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立华说
立华我有个同学,叫做A君吧。是军训时候认识的,我学文科,他学理科,院系不同,脾气投缘。很久没见,国庆假期时候见面了,问了一下在哪里发财。
 
年轻人有技术,果然横行天下,现在自己出来干,去年一年,大概捞了五百万。
 
公司不大,说起来全是男人,立华我当时就不乐意了,女性就业压力这么大,你全招男人,不合适吧。
 
紫荆花要有紫荆花的担当。
 
同学大笑,说你是不知道现在出了什么事情,现在的事情,搞的几乎所有的公司都不敢怎么招聘女人。
 
我大惊,怎么回事?A君娓娓道来。
 
我们刚刚工作的时候,大概是十年前,当时女性就业环境还比较不错,A在的公司里有男有女,工作环境比较和谐,男女分担做事,女性还能调节团队氛围。
 
在后面,不知哪一年开始,就出现了一种现象,有女人开始给其他女人讲拳法。
 
这拳法不是防身的,是女拳,工作么就不怎么干了,每天上班摸鱼,在互联网平台上重拳出击。
 
一开始也就是在网上打打拳,后来她们就开始各个部门串联,在现实中刁难男同志,和上级部门打拳,恶意举报同事,和下级男士打拳,恶意给人家卡进度,完不成工作,和客户都开始打拳,搞黄了好几个项目。
 
于是A君就把有这类问题的人开除了。
 
然后,A君搞了绩效考核,精准到人而不是部门,搞办公室政治的人混不下去,离职不少,上面开除过后硕果仅存的女人也离职了。
 
后来A君又招了一个女同事,这个女同志进去就备孕,生完孩子就休产假,然后就离职,A君目瞪口呆,感情来我这里就是混个社保?
 
是我太老实,还是我太好欺负?
 
“干啥啥不行,内斗第一名,有女人的地方就有小道消息,有争风吃醋,有办公室政治,真要拼业绩,也不如男人,所以我就不招了,没有了女人,公司的战斗力一下子上去了。”
 
这回轮到我目瞪口呆。
 
我个人绝不至于认为女拳泛滥到了如今的样子,顶多是网上打打拳。万万没想到,能扩散到这个样子。
 
A君说,断不至于。大部分女性是好的,顶多是在规则允许的范围内享受一点女性应该有的优待,少部分女性上网打拳,也顶多是网络上重拳出击,现实中老老实实。
 
整个社会不是对女性不太友好,而是对年轻人就不太友好。
 
点上一根烟,我以为然。
 
A君接过话头,但是,有极少数极端的女拳分子,这些人有莫名其妙的影响力。
 
我讲,纳粹德国的宣传部长戈培尔讲过的,观念越简单,越极端,就越能洗脑。极端女拳的观念极端符合这个条件,她们把一切不能受到的优待,把一切社会的问题归结给男性。
 
就算是女人家暴男人,把男人打到抑郁,她们也会说,究竟是什么样的男人能让女人绝望到这个样子。
 
这回,轮到了A君以为然。
 
只要圈子里出现一个极端的女拳分子,她就能立刻用戈培尔验证过的手段来将圈子里的女性迅速洗脑。
 
只要一个公司或者一个团队出现了一个极端女拳分子,这个团队的女性就会被迅速拉到那边去,把团队搞的乌烟瘴气,直到负责人必须壮士断腕,一刀切掉这些人。
 
接下来就是团队想要新人,团队面临的问题也都是一样的。
 
谁能保证新人不是个女拳分子呢?
 
光谱总有连续,右派也不都是法西斯,右派政党也知道和反法西斯,性别法西斯运动要是搞起来,怎么办?
 
不替受害者去说话,就会成为下一个受害者,终于有一天,要轮到自己。
 
女权和女拳也总是两个东西,极端的女拳冲在前面,温和的女拳躲在幕后享受福利,而不是和极端女拳划清界限,那就很难说有什么女拳是温和的。
 
就像是宗教,温和派要是和极端派一起吃福利,而不是真刀真枪的去消灭极端派,那等着他们的就是所有人的抵制。
 
不愿意看到这么一天,办法只有一个,团结起来,消灭极端女拳的生存土壤。
   女权
关于
本站一贯高度重视知识产权保护并遵守中国各项知识产权法律、法规和具有约束力的规范性文件。但出于收藏学习之目的,可能会误发表涉嫌侵犯您合法权益的内容,请您积极与我们联系处理;

上一篇:说得再好,我也不让孩子读职高 下一篇:双减与职业教育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