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1-08 14:47  教育职场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牲产队
前天,华为在东莞松山湖举行了五大军团的授旗仪式。
 图片

华为五大军团宣告成军

 
场面十分宏大,壮观。军人出身的任正非,把军队的浓烈风格,深深地印刻进了华为的血液里。台上的任正非,今年已经77岁高龄,可他依然铁骨铮铮,豪情万丈。
 
本来,他是已经退休的了,已经可以和其他普通老头一样,逛逛公园,怡儿弄孙。但美国对华为的封锁和制裁,逼得任正非重出江湖,重新带领华为军团,再打一场上甘岭战役。
 
此时此刻,任正非不只是华为创始人,更是华为军团的精神领袖。
 图片
 
很多人不懂,中国改革开放40余年,为什么华为能够突出重围,成为美国的眼中钉,肉中刺?要知道,美国从来不斩无名之辈。
 
曾被美国陷阱瓦解,击垮的法国阿尔斯通、日本东芝,都是全球顶尖的巨无霸,是令美国,乃至世界都畏之如虎的执牛耳者。
 
华为能成为美国政府的打压对象,一路走来,十分不易。可以说,华为一直都是逆行者。
 
曾经,有无数个轻松致富的机会摆在华为面前,但都被任正非一一否决。对早期的华为员工而言,任正非不是一个好老板,容易赚的钱都不赚,偏偏要把员工逼上绝路,在绝路中再杀出一条血路。
 图片
 
为此,许多媒体都把任正非形容为“暴君”。
 
今天,队长想跟大家来细细解构华为。华为军团究竟是如何炼成的?华为为什么能成为一家伟大的公司?任正非到底是不是“暴君”?
 
对于华为,我相信,大家一定有很多疑问。
 
我有一个邻居,他毕业于大连理工大学计算机专业。他毕业的那一年,国家不再包分配大学生工作。毕业后,他自主就业入职富士康,做软件工程师。2009年,富士康发生了震惊全国的“17跳”事件。我邻居从富士康离职,跳槽入职了华为。
 图片
 
3年后,他在深圳买了房。第5年,他被外派到菲律宾3个月,年薪超过百万。
 
去年,我又一个大学同学入职了华为。在这里插一句:我是计算机专业的。我可以预见,3年后,他一定能在深圳买房,安家,以后成为深圳人。
 
为什么华为员工的年薪这么高?每次我写华为,后台都有人发出一些很酸臭的声音,说来说去,无非就是“华为给你几个钱?你支持华为,华为人赚的盆满钵满。”
 
从打工人角度而言,华为员工的收入水平确实是令人羡慕的。但我们不能只看表面,更要理解华为公司的利润分配机制。
 
创始人任正非持有华为股份不到1%,还有99%的股份,都分配给了7万多名华为员工。华为一共15万员工,将近一半的人持有华为股份。但是,这种股份不是实体股份,而是虚拟股份。
 图片
 
什么叫“虚拟股份”?就是“分红股”。持股员工拥有分享利润的权利,但没有公司所有权。华为可以在你入职时,派发给你,也可以在你离职时,把股份收回。
 
华为虽然没有上市,但在公司体制上,华为不属于任何一个私人,也不属于任正非,而是属于全体华为员工。
 
华为不是上市公司,不需要对股东负责,但华为需要对员工负责。当孟晚舟被加拿大逮捕时,任正非说:不愿意牺牲公司利益,换取女儿的安全。
 
图片
 
其实,他说这句话的背后是,华为利益不属于任正非个人,而属于全体华为员工。任正非也只是华为公司里极小的一份子。
 
因此,如果你在华为一天,你就是一天的华为人,华为赚到的钱,就都有你一份。对员工而言,赚多赚少,全凭贡献多寡。这是按资分配和按劳分配的紧密结合。
 
因为华为把利润的分享权直接派发给了劳动者,劳动者在赚取基本的劳动报酬以外,还能获得巨额的资本利润分红。
 
图片
 
15万华为员工中,有7万华为人手里有利润分配权,还有7万人是替补利润分配者,这就形成了一个超级扁平化的两级分配格局。
 
按劳分配和按股分配双结合。
 
如果你是一个新员工,你已经拥有劳动分配权,但你必然会为了更高级的资本分红权而奋斗。而你是一个老员工,你手里有资本分红权,你为了在最短的时间内,实现利润最大化,你就必然努力将蛋糕做大。因为股份是不变的,只有蛋糕更大,你的收益才能更大。
 图片
 
然而,又因为你持有的是短期的虚拟股份,而不是终身持有的实体股份。如果你打算在5-10年后离职,你就更需要在华为贡献出你毕生最磅礴的能量。因为你一旦离职,你就会丧失所有的分红权。
 
在华为,一切劳动都跟资本回报挂钩,而资本回报又跟劳动紧密挂钩。在这种双重利益挂钩体系下,华为军团就成了一架永不停息的超级战车,推动着华为公司滚滚向前,一路攀峰,走上世界之巅。
 
我们可以看到,华为公司但凡进入某一个垂直领域,基本都能迅速做到全国,乃至全球前三名,如海底电缆、路由器、智能手表、通信设备、智能手机、平板电脑、华为自动驾驶等等。
 
这套利益分配机制,让华为几乎战无不胜。因为他超越了资本主义体制中孕育而生的资本分配制度。全世界,实施这套分配机制的企业,只有华为一家。
 
图片
 
哪怕是国企,也只实施了按劳分配,利润上缴给国库。可华为,在按劳分配的基础上,利润重新反哺给员工。在这套机制下,华为军团就像饿狼一般,凶猛又强悍,无所畏惧。
 
同时,高层因为分配的利润很少,这就确保了高层不会被短期利益所迷惑。如果给任正非80%股权,他还能坚持十年猛砸1000亿去研发麒麟芯片吗?那砸的可都是他的钱。
 
但是,任正非股权只有1%不到,华为有7万持股员工,每个人的股份都不到1%。从每个人的口袋里,抠出一部分,去砸芯片研发,分摊下来,就不多了。
 图片
 
也就是说,华为去做芯片,做操作系统,它不会轻易地被短期利益所阻碍,它能发挥出“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优势。
 
可是,绝大部分人想不到的是,这并不是任正非天纵英才,设计出了这套“共同富裕”式的企业管理制度。这一切,都是被迫的选择。
 
大家一定要明白,任正非也是一个普通人。他经历过的苦难,甚至比普通人经历得更多。他把股份分配给员工,不过是因为华为快要破产了,不得不做出的筹资之举。
 
图片
 
因为坚持走自主研发之路,而新的拳头型产品迟迟没有成功,钱很快就被烧得见底,华为破产就在一瞬间。没有钱,华为就会死。华为是一家硬件科技公司,不是房地产公司,没有什么资产可以抵押,银行贷款是很难走通的。
 
没有办法,任正非只好向员工发行虚拟股权筹资。但作为一家科技公司,华为是没有融资资质的,许多媒体批评华为:“涉嫌非法集资。”
 
最后,是深圳市政府从中指导、协调,才帮助华为度过了这轮舆论危机。在当时,不融资,华为就死了。融资,要是被扣上个“非法集资”的罪名,华为也死了。今天,我们就不会有一个闻名世界的尖端科技公司。
 图片
 
华为是幸运的,深圳的开放和包容,允许企业大胆尝试,让华为走出了一条截然不同的道路。所以,我们今天看到的华为,不是任正非主动想要打造的华为,而是时势造英雄。
 
在华为的成长历程里,像这样的破产危机,不只有一次,而是有很多次。在华为刚成立时,当时,国内四大通信设备公司,分别叫“巨大中华”,即:巨龙通信、大唐电信、中兴通讯、华为通讯。
 
图片
 
除了华为,其他三家全部都是国企。通信设备的核心客户,就是各地的电信局。在华为成立早期,大家都没有核心技术,都是从香港引进思科等国际设备,再转卖给各地电信局。
 
毫无疑问,华为劣势非常大。电信局跟大国企之间,有天然的紧密关系。政府和国企是一家人,华为是一个外人。
 
华为要战胜这些国企,就必须拿出自研的拳头型产品。大家都代理售卖思科等国际设备,华为永远也战胜不了三大国企。
 
任正非直接梭哈,借高利贷,压上全部身家,去研发自家的交换机。当时,任正非对郑宝用说:“你要是研发不出来,我就跳楼了。”
 
图片
 
幸运的是,这位来自于华中科技大学的天才工程师郑宝用成功地研发出C&C08交换机。当这台交换机研发出来的时候,任正非几乎泪流满面:“华为,活下来了。”
 
这台交换机是华为自研的第一台交换机。正所谓,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C&C08交换机在1995年,给华为带来了13亿营收。但是,很快华为就遭到了思科等国际巨头的打压。电信行业技术更新迭代太快,华为的交换机技术只取得短暂的技术优势,就迅速被超越。
 
图片
C&C08交换机
 
在那个年代,有很多赚快钱的路,比如炒房,但任正非选择了最难的一条。在通信产业里,举目四望,全都是巨头,思科、诺基亚、爱立信、阿尔卡特、AT&T、日本富士通、NEC,和这些巨头相比,华为不过是一只随时都可以碾死的小蚂蚁。
 
华为开局就是炼狱级难度。外有巨头,内有国资,华为夹缝求生。
 
“巨大中华”四大通信集团打起疯狂的价格战,但巨龙、大唐、中兴都是国资,家大业大,首先被出局的就是华为。
 
华为被迫离开中国市场,远走欧洲。别的企业,在中国市场打不赢,转战去印度,例如金立、联想等。但华为不同,在国内打不赢,转战去欧洲。欧洲是爱立信、诺基亚、阿尔卡特的大本营,这意味着,华为要在欧洲立足,就得直面诺基亚、爱立信的竞争。
 图片
 
这不是偷袭敌营,这是“入虎穴,闯狼窝”!
 
是任正非高瞻远瞩,高举高打吗?并不是,还是被逼的。国内价格战打的太凶了,华为活不下去,只能去欧洲,绝境求生了。
 
然而,华为又一次在险象环生中,逆袭成功了。在欧洲,华为成功研制出第一款分布式基站。这种分布式基站有一个很大的优势,它体积小,便于安装,价格便宜。但那时候的欧洲电信公司根本看不起华为,只有一家名叫Telfort的小公司,采购了华为的分布式基站。
 图片
 
然而,这家Telfort小公司被荷兰第一大电信运营商KPN收购后,傲慢的KPN把华为的分布式基站全部拆除,给丢掉了。
 
华为在欧洲遭遇滑铁卢。直到2006年,全球第一大电信运营商沃达丰找上华为,给了华为一次绝地翻盘的机会。沃达丰凭借华为的分布式基站,击败了西班牙最大的电信运营商Telefonica。
 
华为分布式基站就此,一战成名。然而,很少有人知道,华为分布式基站的第一发明人,就是华为手机业务的CEO余承东,俗称余大嘴。
 
图片
余承东
 
在欧洲站稳脚跟后,华为的起点就非常高了。这等于,华为已经跻身了世界通信技术的第一梯队,再外其他区域开拓,就是降维打击了。
 
华为以欧洲为大本营,先后征服非洲、中东、东南亚、南美、日本以及中国等全球市场。华为没能征服美国市场,是因为美国通信巨头思科一直阻扰华为进入美国。美国政府也积极配合思科,从未对华为完全开放过美国市场。
 
美国比谁都更清楚,要是美国对华为完全开放市场,思科将被华为抄了老巢。这只会让华为变得更加强大。
 
从这些就能看到,华为不是在温室里长大的孩子,而是在刀山火海里拼出来的野王。国际巨头不愿意去的非洲农村,华为工程师愿意去;国际巨头不愿意下海铺设的光缆,华为工程师愿意去,珠穆朗玛峰上有矗立着华为的基站。
 图片
李作舟校友与华为5G基站合影
 
就连东京核泄露时,华为工程师也是冒险前行的逆行者,其中就包括任正非的女儿——孟晚舟。
 
他们经历过非洲的军阀混战,经历过东京的核辐射,经历过失踪的MH370航班......
 
非洲总统轮流换,华为基站永不倒。也正因华为这种精神,非洲各国政府都对华为保持友好关系。
 
在华为辉煌的背后,是无数华为人踩着苦难,推动着这家马车滚滚向前的。
 图片
 
这些苦,华为本可以不吃。在90年代,华为拥有十多个亿的现金,解散公司,转型投资房产,盖几栋地标性建筑,坐等房地产升值,华为不仅可以活得很滋润,还能躺赚数百亿。
 
在华为内部,不是没有这种声音。但对于房产投资,任正非予以坚决地拒绝。但最后让任正非万万没想到的是,不做房地产的华为,竟然因深圳地价太贵,被迫把工业园搬去了东莞松山湖。
 
图片
华为东莞松山湖基地
 
华为人经常埋怨任正非霸道独裁,这也是任正非“暴君”的由来。因为任正非做的很多决定,都是反人性的。
 
人是有惰性的,谁都想赚轻松的钱。比如,投资房地产,就能让华为迅速暴富。可任正非不许,搞一票否决制。
 
在小灵通畅销全国时,华为高管层跃跃欲试,这玩意儿技术简单,华为很容易就能研发出来,轻轻松松赚它几十个亿。但任正非不许,非要搞华为品牌智能手机,提前抢占4G赛道。
 
做4G智能手机,大家都是用高通芯片,谷歌操作系统,可任正非觉得不靠谱,不能把命脉交在别人手里,非要砸上千亿资金,研发麒麟芯片、鸿蒙操作系统。
 图片
 
这种危机感,不是与生俱来的。而是在华为的成长经历中,任正非很早就跟国际巨头开始过招了。他深知,华为迟早要跟国际巨头打一场贴身肉搏战的。那时候,华为如果没有自己的武器,就只能任人宰割。
 
华为的国际化比小米、OV要早上20年之久。在手机领域的战争还没开打之前,华为在通信领域就已经跟思科、诺基亚、阿尔卡特大战过300回合了,并取得了最终的胜利。
 
和小米OV相比,华为更懂得国际竞争的残酷性。这才是任正非对危机能够做到精准预判的根源所在。
 
任正非的“霸道”,不是“独裁”,而是站在国际视角下,充当华为的守门人。前场的华为人在球场上拼命,任正非蹲守在球门口,预判敌人进攻的位置,提前布局,做好防守。
 
图片
 
在华为的体制内,任正非所能发挥的最大的作用,其实是精神领袖。在他麾下,聚满了能征善战的将军,还有15万敢打敢拼的华为战士。
 
华为没有绝对控制人,公司里有8位轮值CEO,他们轮流执掌华为帅印,构成华为军团的最高指战体系。
 
任正非不直接参与前线战斗,也不参与战前指挥,但是他的军旗指向哪里,华为军团就会扑向哪里。
 
图片
 
这才是任正非对华为最大的作用。
 
在昨天华为军团的誓师大会上,任正非说:“和平是打出来的,我们要用艰苦奋斗,英勇牺牲,打出一个未来三十年的和平环境,让任何人都不敢再欺负我们。我们在为自己,也在为国家。为国舍命,日月同光,凤凰涅槃,人天共仰。历史会记住你们的,等我们同饮庆功酒那一天,于无声处听惊雷。”
 

 

 
76岁的老人家,言语间,仍然能够让人感觉到他的慷慨激昂。
 
华为的战斗还没有结束,任正非的使命还没有完成。
 
在新的国际形势下,华为的命运早已经跟国家命运,民族前途所捆绑。华为军团的胜利,就是中华民族产业复兴的胜利。
 图片
 
华为的万里长征,又来到了一个新的起点。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
关于
本站一贯高度重视知识产权保护并遵守中国各项知识产权法律、法规和具有约束力的规范性文件。但出于收藏学习之目的,可能会误发表涉嫌侵犯您合法权益的内容,请您积极与我们联系处理;

上一篇:小仙女迟早剩下 下一篇:会复盘,才能走得更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