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1-10 22:17  经济军事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卢克文工作室
 
雍正接手大清王朝的那一年,国库里还剩八百多万两银子。(魏源《圣武记.兵制兵饷》)
 
八百多万两是大多数历史文章所采用的说法,这一年的数据一直有争议,比如相对严肃的,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里《康雍乾户部银库历年存银数》记载,康熙国库最高时为康熙五十三年,有银4700万两,康熙六十年,也有银3200万两,雍正接手的那一年,国库存银2300万两。
 
图片
 
 
康熙晚年,似乎并没有大家传说中亏空得那么厉害。
 
但不管是800多万还是2300多万,有一点是没错的,就是雍正接手大清时,手头确实有点紧。
 
管理雍正初年的1.2亿人口,2300万两白银实在有些不够用。
 
造成财政数据不怎么好看的原因,是康熙在位时,忙着平三藩、收台湾、拒沙俄、征准噶尔,同时为了收买人心,康熙对手底下的官员纵容过度,容忍他们贪腐,最终积重难返。
 
雍正知道自己爹这辈子也不省心,以前的事就算了,咱回去冲个凉,精神饱满重新出发。
 
主政后主要干了两件事:一是铁腕反腐,二是财政改革。
 
一个做减法,一个做加法。
 
即位不到一个月,连发11道诏书,开始铁腕治世,对贪腐官员要么革职、要么抄家,曹雪芹家就是在这次运动中破的产,长大后才一边喝粥一边吐血写完了《红楼梦》,反腐使官场贪污现象得到紧急刹车,国家损耗得到减少。
 
财政这边主要是施行火耗归公和摊丁入亩。
 
火耗是指官府收税时,散碎银子重新熔铸会产生损耗,五两银子进去,熔完了四两银子出来,这当中有一两就算做火耗,官府跟百姓说这不行,你们得多给一部分,但这部分没有明文规定是多少,各地官府就任意加派,有的加30%,有的加50%,最后这些钱都归了各地官员的私人口袋。
 
雍正要求将这些火耗钱规定比例征收,各省的比例由之前的40-70%下降到10%-20%,江浙一带甚至只有5%,火耗从此也归为公有,这些钱一部分用来给官员发养廉银,一部分弥补财政亏空,一部分作为地方支出。
 
摊丁入亩指的是以前清朝收人头税,你只要活着就得按人头交,这笔税对穷苦人来说压力太大,他们就跑去做地主的佃农家奴,地主会故意少报佃农家奴的数量来偷税漏税,现在改成按田地收税,取消人头税,贫农一看没压力了,就会离开地主做耕农,因为谁家地多就收谁的税,国家税收还增加了。
 
雍正还搞了一个官绅一体纳粮,就是做官的和士绅也要上交赋税,摊丁入亩是动了普通地主的利益,官绅一体纳粮则是动了士绅官僚的核心利益,因此雍正被掌握媒体的读书人黑了一辈子,各种野史里把他骂得狗血淋头,乾隆上台后不敢得罪大家,赶紧把这条给废了。
 
经过雍正的一番加减法操作,最高峰国库存银6200万两,1735年,58岁的雍正去世,乾隆接位时,国库存银尚余3400万两,大清朝缓过一口气来。(不是外界传说的6000万两)
 
图片
 
 
 
2021年12月30日,雍正去世286年后,当世第一强国美利坚国税局(IRS)发布了《2021年联邦所得税指南》,里面有一条,读起来有点奇怪:
 
如果你偷窃财产,必须在你实施偷窃那一年的收入中报告它的公允市场价值,因为非法活动,例如贩毒、受贿等所得的不法收入,也必须上报给国税局。
 
这种中国人看起来匪夷所思的骚操作,在美国一直是正常行为。
 
IRS的逻辑是:只要你有收入,你就得交税,至于你的收入合不合法,这不是我的事,合不合法归警察管,交不交税归我管,你交税不代表你无罪,警察抓你是警察的职责,但你有收入不交税,在我这就属于偷税,我有权力抓人。
 
当年芝加哥黑帮大佬阿尔卡彭杀人无数,灭口速度远超FBI搜寻罪证的速度,最后因为没交税栽到IRS手里,阿尔卡彭临死前留下三条名言:
 
重机枪比冲锋枪好使、找姑娘一定要戴套、一定要按时交税。
 
美国历史上最嚣张的黑帮老大都叫大家交税了,那大家就老老实实交吧。
 
所以那些小偷小摸的混混们,IRS亲自给你们发这种提醒函,那是看得起你们,还不赶紧滚过来把税交了?
 
美国这种奇怪的传统起源于1862年,那时正忙着打南北内战,北方政府没钱了,林肯为了搞钱,就设立了IRS,天下大乱,收税的没点武器就上门收钱,怕是会被人轰掉脑袋,就搞起了武装讨税,管你酿私酒还是贩毒,管你是农场主还是企业家,先乖乖把税给交了,IRS成立第一年,就把政府收入提高了一倍,简直立竿见影。
 
搞到今天,IRS十几万雇员,要直升机有直升机、要装甲车有装甲车,号称“第三大美国武装力量”、“美国最丧心病狂的执法机构”。
 
但是偷东西要交税,虽然依旧有IRS的王霸之气,总让人感觉怪怪的,这点微不足道的面包屑,美国政府真的也想尝一口?
 
真的想尝。
 
因为手头紧,真的没什么钱了。
 
说起来,这种紧日子,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我们都知道,美国联邦政府的社会安全金、联邦医疗保险、其他政府福利、国家债务利息、军费、紧急项目资金、卫生和公共支出这几项大开支,都是不可能减少的,但美国的3B基建计划、围堵中国计划、全球NGO软间谍组织拨款等等都要花钱,还要在疫情期间给全国人民壕无人性地打钱,家里头财政窟窿越捅越大,通胀也越来越高。
 
再不想办法搞钱,那中央财政就跟明末一样了,总得想想办法。
 
半年前,我们在《焦虑的拜登》这篇文章里,指出过拜登上台后内政主要干了三件大事:抗疫、大基建、征税计划。
 
也说过征税计划,是拜登“长期执政的重点,也是现在拜登最难克服推进的政策”
 
拜登的计划是将美国企业所得税税率从21%提高到28%,美国企业海外子公司的全球最低税率从13%提高到21%,对富人的资本利得税率提高近一倍至39.6%,针对投资者的联邦税率改为43.4%,对收入超过40万美元的最高个人税率恢复至39.6%。
 
那个企业所得税率,奥巴马时期是35%,川宝上台时降为21%
 
如果拜登的加税计划可以顺利执行,那年未来十年内,企业所得税将增加7300亿美元,全球最低税增加5500亿美元,资本利得税增加3700亿美元,富人个人所得税增加1100亿美元,15年内,这些收入会为联邦政府增加2万亿美元收入,基本对冲了拜登的基建开支。
 
征税计划从2021年3月提出,至今快一年了,那有没有得到执行呢?
 
没有。
 
最新的消息是,因为共和党的狙击,拜登的税收方案,已经放弃了提高企业所得税(大头)、放弃了富人税(超过1000万美元征5%、超2500万美元征8%)、放弃了限制企业利用亏损来减税(比如川宝)、放弃了对拥有企业的高收入者征收3.8%的投资所得税、美国企业海外子公司的全球最低税率从21%修改成15%(大头)。
 
这个缩水版的税收方案11月的时候在众议院以220票对213票通过,参议院暂时没有消息,还在等正式通过。
 
我对照了一下修改前后的变化,如果按这个缩水版去执行,拜登的征税计划,增加的税收,大概只能完成原计划的25%左右。
 
美国大企业、大富豪的税根本没怎么变,他们该怎么避税还是怎么避税,唯一多征了点资本利得税,于大局没什么变化。
 
就好像雍正的摊丁入亩和官绅一体纳粮,动普通利益的摊丁入亩可以执行,但动核心利益的官绅一体纳粮,那是一定执行不下去的。
 
现在你知道了吧,为什么IRS连偷窃都打算收税了,那是因为大头的税根本收不上来,所以要增加边角料的税收。
 
能收一点是一点,能刮一点地皮,就刮一点地皮。
 
 
 
多征税,并不仅仅是美国一家的打算。
 
而是全球已经进入了加税周期,你可以把这个规律,叫雍正周期。
 
在2021年6月英国的G7财长会议上,各国财长就划定了全球最低税率为15%,还对改革国际税收规则、征收数字税等领域进行了沟通。
 
以这件事情为标志,全球长达30年的全球减税竞赛即将结束,每年,各国可以多收500-800亿美元的企业税。
 
像欧洲的爱尔兰,没什么科技优势和地理优势,从2003年开始就搞12.5%的企业税,还给跨国公司各种优惠政策,吸引苹果、谷歌、meta等公司的欧洲总部设立在爱尔兰。
 
1500多家公司,50万雇员齐聚爱尔兰,才使500万总人口的爱尔兰,人均GDP达到了9万美元。
 
2021年10月31日,20国集团也对全球最低企业税率表示支持,预计这项政策将于2023年在全球正式执行。
 
占全球GDP90%以上的136个国家,也在经合组织同意了这项税率,以瓜分大约100家世界上最大最赚钱跨国公司超过1250亿美元的利润分配,确保这些公司老实交税。
 
胳膊拧不过大腿,面对世界强国的施压,爱尔兰被迫接受未来将税率改为15%,但他们将“至少15%”里的“至少”两个字删掉了,也就是最多15%,同时对营业额低于7.5亿英镑的爱尔兰本国公司,争取到继续实施12.5%的低税率,以继续吸引各国公司在爱尔兰开设欧洲总部。
 
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的企业所得税率其实远高于15%,其中日本是30%、意大利是27.8%、英国是19%、德国是30%、法国是32%、中国是25%,对这些国家本质上没什么影响。
 
但世上有好大一部分国家跟爱尔兰一样靠低税率吃饭,像我们都非常熟悉的中国大互联公司扎堆跑去注册的开曼群岛、百慕大群岛、巴拿马、卢森堡、维京群岛等等,2023年开始,这些地区将遭受一定程度的打击。
 
 
 
在全球经济下行、疫情久久不散的大背景下,各国政府跟深圳女生一样热爱搞钱。
 
德国这边,从2022年1月开始,将对富人多征税,所得税、一次性房产税、财富税将集中上马。
 
为了避免富人移居到别的国家,尤其是瑞士避税,德国政府正在“建立一道税墙”。
 
以前只有企业家搬到非欧盟国家,或者实际出售其公司股份时,才收他的税。
 
现在凡是移民的企业家,哪怕是去欧盟其他国家,政府也会对其收入进行评估,对其虚拟资本的60%按比例征税,最高征税率达到了45%,你要是没钱也可以,可以分7年分期交完。
 
还有更狠的,德国经济研究所打算搞一次性财产税,对富人总资产征收20%的税率,可以分20年交完,哪怕这20年你资产缩水了,也得按估值的那一年继续交,防止富人通过移民逃税。
 
现在大家能理解,为什么中国突然掀起了一股补税的热潮吧。
 
2021年10月,郑州金水区税务局追征了一名网红662万税款,成为网红补税第一宗案例。
 
此后,11月雪梨追缴税款6555万,林珊珊追缴税款2767万,12月,薇娅追缴税款13.41亿,之后上千名主播主动补税,同时微商界最具影响力的张庭突然被宣布涉及传销,估计后面也得补好大一笔钱。
 
加上金税四期的正式启动,数字化全面监控,未来的交税,将变得更加透明化。
 
图片
 
 
金税三期只是实现了国地税数据的合并,而金税四期,将使企业和个人更多的数据被税局掌握,监控呈现全方位、立本化,政府实现了从“以票管税”向“以数治税”转变,未来每一家企业、每一个纳税人在政府面前都是透明的。
 
富兰克林曾说:人生只有两件事是不可避免的,一是死亡,二是纳税。
 
这句话原本是美国人适用,现在,中国人也适用了。
 
中国这边的补税,只是全球征税的一个分支,其实是全球进入了雍正周期,所有的国家都在加征税款,为进入下行通道过冬做准备。
 
在当前大环境下,如果你对这个国家的税收不满,想逃到另一个国家,似乎也没什么卵用了。
 
比如美国,在去年民主峰会上,布林肯和耶伦强调要打击跨国腐败,美国国务院将设立全球反腐败协调组织,成立反贪污基金,奖励那些能提供有关腐败的外国领导人在美国藏有赃款线索的人。
 
从2021年12月开始,美国开始对一次性付款30万美元以上,购买当地房产的中国人展开调查,必须上报资产来源证明,《纽约时报》说,美国政府已经盯上了七成华人购房者。
 
中国人光是2016年4月至2017年3月这一年内,就花费了317亿美元在美国购房,其中65%是一次性付款,但是中国每年外汇限额5万美元,买得起百万美金的豪宅,你说这些钱都是干净的,打死我也不信。
 
中国的红通人员,历来最喜欢携款外逃到美国,你说美国政府不知道这一切,同样打死我也不信。
 
以前睁只眼闭只眼,是准备把猪养肥了再杀,现在联邦政府手头有点紧,那就祭出全球反腐的大旗开始收割,毕竟,这也快过年了......
 
现在,我们再回过头来,看看雍正在位时干的四件大事:铁腕反腐、火耗归公、摊丁入亩、官绅一体纳粮。
 
跟今天美国的财政思路,其实也是全世界大多数国家的财政思路,是不是一模一样?
 
全球反腐收割不义不财、火耗归公统一全球企业所得税、金税四期就是新时代的摊丁入亩,保证企业与个人的交税......
 
只有官绅一体纳粮,雍正时做不到,2022年,还是做不到。
 
因为这动摇了大官僚大资产的核心利益,在286年前的清朝不可以,在今天的美国也同样不可以。
 
所以拜登的征税计划,被砍了又砍,最后缩水到了原计划的25%左右,所有涉及到大资本利益的法案,最后都无法在众议院通过,到了参议院,可能还会掉一层皮。
 
其实,中国的房地产税,也有点官绅一体纳粮的意思......
 
 
 
在这篇文章结束之前,我想给大家看一看2021年各国通胀图:
 
图片
 
 
在全球大通胀的背后,2020全年,新冠肺炎使全球债务增加了24万亿美元,全球债务总额为历史最高点281万亿美元,达到世界GDP的335%,比2019年增长了35%。
 
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时,债务占全球GDP的增幅也只是增长了15%而已。
 
2021年的数据还没有统计出来,但结果怎么样大家都猜得着。
 
现在全世界各国政府都一样,都面临着大通胀和大赤字两大危机,全球欠钱最多的国家,以发达国家为主,分别是美国、日本、意大利、法国、英国、加拿大、巴西、西班牙。
 
中国这一轮征税事件发生后,部分有钱人就想着逃到国外去,其实你跑到哪都一样,各国政府都在拼命找税源,或者打着全球反腐的名义没收财产,要是跑到一个抗风险能力低的小国,分分钟爆雷,死得又快又热乎。
 
至少中国债务状况相对好一些,交完税还能再赚,跑出去送人头的机率其实更大。
 
历史规律从古至今都没有变过,几百年前的雍正是这样,今天的世界各国还是这样。
 
一遍又一遍地进入雍正周期,一遍又一遍地重头再来。
 
做为一个普通人,面对历史大潮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不如就好好交税,好好做好资产保护,不要轻易拉杠杆。
 
一起平静地,面对时代的海啸。
  
关于
本站一贯高度重视知识产权保护并遵守中国各项知识产权法律、法规和具有约束力的规范性文件。但出于收藏学习之目的,可能会误发表涉嫌侵犯您合法权益的内容,请您积极与我们联系处理;

上一篇:迎着新一年的阳光,许下一些期待 下一篇:​收入分配差距过大,是经济危机的前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