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4-15 10:01  经济军事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卢克文工作室

2月25日,联合国安理会发起了对乌克兰局势的投票,这种投票其实没什么用,因为俄罗斯一定会反对,按照惯例,中国一定会弃权。

 

结果出来后,美国猜对了一半,俄罗斯的确反对,中国的确弃权,但没想到的是,一起投弃权票的还有两个国家:印度和阿联酋。

 

虽然这只是这场战争的一个小插曲,但也从一个侧面证明,现有的国际秩序崩了一个小口子,不排除未来有崩溃的可能。

 

国际秩序到底是怎样走向崩溃的?

 

人类发展往往伴随着旧秩序的崩溃和新秩序的诞生,就像中世纪教会统治崩溃,工业革命爆发,把人类带入新的时代;而随着19世纪六、七十年代的资产阶级革命、改革,封建君主抱团取暖的维也纳体系走向瓦解,取而代之的是资产阶级国际政治。

 

一个新体系的出现就是为了实现两个基本的目标:一是重新分配国际权力;二是恢复大范围和平秩序。

 

而延续至今的雅尔塔体系,非常符合这两点,它一方面结束了以维持欧洲大国均势为中心的传统国际关系格局,重新绘制了战后欧亚的政治地图,总体上确立了美苏两强的平衡;

 

另一方面建立了联合国。联合国最好的设计,就是常任理事国可以行使一票否决权。这样不仅可以约束不听话的小国,还可以限制大国的权力,每当美国想为所欲为的时候,苏联的一票否决权总让他头疼不已。

 

但是,这一体系的建立是基于美苏两大国政治经济军事实力上的,他们在制定体系的时候丝毫没有考虑弱小国家的利益,深刻地展现了雅尔塔体系中的大国强权政治的烙印。

 

随着历史的发展,冷战结束,雅尔塔体系也被深深改变了。当前的国际秩序虽然还保留了雅尔塔时代的一些特征,却与以往有了很大变化,这个变量主要体现在俄罗斯和中国。

 

冷战结束,虽然苏联并不是西方世界斗垮的,但西方世界却以冷战功臣自居,毫不留情地把胜利果实都拿走了,吃得脑满肠肥。

 

这其实很不公平,凭啥中国在阿富汗、越南给苏联放了那么多血,最后苏联倒下了,吃肉的时候没我们的份?但西方人看来,冷战时期的中国就是个工具人,用过了就丢弃好了,最多可以给你一点产业转移,让你当我的打工人。

 

所以从90年代开始,经济全球化速度大大加快,这其实很好理解,以往红色巨熊的军事压力不存在了,核战争爆发的可能性也大大减小,那谁还愿意在核战争阴影下战战兢兢地活着?消费主义、享乐主义开始大肆发展,带来的就是大量廉价商品需求的快速增加,这个时机,被中国抓住了。

 

西方人开始玩更容易赚钱的金融业,把苦活累活都转移出去,打造了一个全球化的产业链体系,中国拼命吸引外资,利用资源和劳动力优势,很快打出了名号,成为世界工厂,如今已经成长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这是冷战时期的美国和苏联都完全没有想到的。

 

虽然中国得益不小,但事实上,当前的全球化产业链体系,西方世界才是最大的得益者,比如iPhone手机,苹果公司占据其58.5%的利润,而中国只能挣一些零配件的利润和组装费。

 

这合理么?很不合理。凭啥我们干的都是没有技术含量的脏活累活,赚的利润很少,而真正的大头却被你们发达国家牢牢控制?中国不想再挣这种钱,刚刚想搞产业升级,但马上就被美国发动贸易战来打压,直接锁定了企业和技术,运用制裁、金融脱钩、投资审查、技术禁运、外交抵制等一系列手段打压中国。

 

经济和科技上不让中国进步,国际政治的领导权也不让中国染指,所以别看中国是联合国五常,却根本不在西方世界认可可以“参与治理世界”的名单里,说白了,就是躺在雅尔塔体系的大国权威中,拼命要把上来的人踢下去,所以西方国家不停拿中国的核心利益台湾来做文章,目的就是把中国人把精力牵制在台湾一个小岛上,腾不出手去和他们争夺世界领导权。

 

另一个变量是俄罗斯。

 

在西方人看来,苏联虽然已经解体,但继承了大部分遗产的俄罗斯仍是一个很大的威胁,必须除之而后快,所以北约非但不解散,反而违背了不东扩的允诺,将成员国从16个扩大到30个,势力范围从冷战时期的西欧、南欧和中欧地区逐渐扩大到东欧和东南欧,从波罗的海一直延伸到黑海地区,对俄罗斯形成了完整的战略包围圈。

 

对于俄罗斯的心腹之地不便于加入北约的,就采取扶持亲西方政权的方式,在格鲁吉亚搞了“玫瑰革命”,在乌克兰搞了“橙色革命”,实现了政权更迭,亲西方的领导人上台后就不遗余力地要求加入北约和欧盟,不断激化着与俄罗斯的矛盾,2008年的俄格战争和2014年的克里米亚危机就是矛盾失控的结果。

 

克里米亚危机后,北约仍然未放弃将乌克兰纳入北约的方针,更加引发了俄罗斯因为战略空间的极度挤压而带来的极度不安全感和怒火,毕竟和波罗的海三国和格鲁吉亚相比,乌克兰对俄罗斯来说有着更加难以割舍的民族情感。

 

西方世界长期不遗余力地对中国和俄罗斯的打压积累了巨大的逆反情绪,稍有点火星就会迸发出来。

 

与此同时,整个国际社会成了西方世界肆意妄为的舞台,主权国家南联盟被肆意轰炸,美军随意入侵了阿富汗和伊拉克,封锁制裁伊朗和朝鲜,国际规则成为了西方世界想怎么玩就玩的工具。至于联合国,别说联合国的反对票无法阻止这些战争的发生,就连联合国会费,世界大国也是想拖欠就拖欠,这直接导致联合国的威信急剧降低。

 

被打压的新大国,被欺压的小国,被掠夺的穷国,以上这些,都反映了后雅尔塔时代国际秩序的失衡,也埋下了反抗的怒火。

 

本·拉登制造的“9·11事件”,本质上就是对后雅尔塔时代西方世界独断专行进行的一次报复,然而采取的方法是错的,并没有摧毁这一体系。

 

而到了2020年,可能导致旧秩序崩溃的黑天鹅事件终于发生了----新冠疫情。

 

如果全球化继续这么搞下去,也许中国还会在这种能挣钱的温水中乐不思蜀,但是疫情一来,打破了一切,各国封锁边境,国际贸易阻断,全球产业链遭到重大打击,工厂无法开工,企业挣不到钱,经济就会衰退,各国开始大搞贸易保护主义,同时为了转移国内矛盾,就会对外制造矛盾,来解决内部危机。

 

所以这几年,各国民粹主义抬头非常迅速,暴力、冲突层出不穷,一些以往被压制的小国也不甘心被欺压和掠夺,开始站出来反抗。

 

但西方国家明明知道自己开始衰落,已经不足以维持旧秩序,却仍然企图以雅尔塔体系的大国政治来压服一切,伊朗的接班人死于一枚导弹,委内瑞拉总统遭遇无人机刺杀,更多的国家和地区遭遇政变和颠覆。

 

本质上来说,这些都是西方国家仍然想在后雅尔塔时代,想靠着维持赢者通吃的优势来继续领导这个世界的卑劣手段,却从不管这个世界发生了什么变化,也不管互联网时代的人民满不满意这种体系。事实上,世界大多数国家在这种体系中喘不过气,就算嘴上不说,心里也迫切想有人站出来挑战这一体系。

 

现在有机会挑战这一体系的,只有中国和俄罗斯。

 

央视网对这种局势,曾经说出一句话“天下苦美久矣”,话外没说的意思是“今亡亦死,举大计亦死,等死,死国可乎?”

 

没想到,如今说这句话的不是中国,而是俄罗斯。

 

中国的确想打破这种体系,但采取的手段比较温和,主要通过经济手段来建立自己的势力范围,在当前的逆全球化浪潮中,中国大力推动区域自贸体系,比如RCEP,中欧投资协定以及一带一路倡议等等,这种手段见效慢,但更加长远,也不容易激起西方国家反弹。

 

而俄罗斯的手段则暴烈得多,俄罗斯没有中国的经济实力和耐心一点点地去打破这种体系,而是直接选择了战争这一模式,哪怕自己遭受惨烈制裁,这非常考验普京的手腕和政治算计,因为这是一场赌博,赌赢了,西方主导世界的威信会大大衰减乃至粉碎,俄罗斯没准可以重塑世界大国的荣光。

 

但是如果赌输了,俄罗斯将万劫不复。

 

事实上,不论赌赢还是赌输,从俄乌冲突开始的那一刻起,旧秩序已经崩开了一个裂口,俄罗斯和西方的关系再也回不到过去了,这不仅是俄罗斯与西方关系的重大危机,也可能是世界新秩序的起点。

 

在过去,俄罗斯还可以在美国的眼皮子底下和德法眉来眼去,搞个北溪2号,但现在一场战争,标志着俄罗斯改变了与西方打交道的方式,合作可以,但别想以践踏我的尊严为代价!这标志着俄罗斯与西方“审慎合作”的关系已经结束。

 

而西方也再次因为俄罗斯的战争,重拾起了当年苏联钢铁洪流席卷欧洲的PTSD,开始歇斯底里地对付俄罗斯,欧洲制裁十家俄罗斯银行,连永久中立国瑞士都放弃了中立身份开始冻结俄罗斯资产,俄罗斯的一切外部贸易都遭到了惨重打击,用英国外交大臣特拉斯的话说,不摧毁俄罗斯经济,伦敦不会安心。就连一向和俄罗斯暗通款曲的德国,都已经开始向乌克兰提供武器了。

 

相信在美国的鼓动下,欧洲形成“新冷战”的状态也不是不可能。

 

更可怕的是,西方世界想把这种“新冷战”连同中国一起捆绑上。

 

在美国看来,中国可要比俄罗斯难“对付”多了,中国在军事、经济以及科技等多个方面都非常强大,美国要想遏制中国的发展,要花费极大的代价,而且西方世界阵营中也有不同意见。

 

但是如果把中国包装成俄罗斯背后的黑手,那西方阵营在面对中国时就不得不变成铁板一块,美国也就可以把更多国家拉进对抗中国的阵营当中,原本只有美国、英国、澳大利亚的AUKUS组织,可能就会有法德等欧洲国家加入进来,这从去年八竿子打不着的德国都要派军舰来南海“巡航”一事就能看出端倪。

 

所以在中国宣布进口俄罗斯小麦后,马上就被西方媒体抓住了,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一跳老高,指责中国进口小麦的做法“令人难以接受”,中国不能给俄罗斯丢“救生索”。

 

这种指责毫无道理,也不想想,进口一点小麦能给俄罗斯几个钱?但西方最擅长的一点就是抓住一点大做文章,这时事实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们已经把中国污蔑成为俄罗斯的支持者,下一步可能就是借口中国不遵守对俄制裁,也要把中国纳入制裁名单。

 

届时,世界上可能再次会出现两大阵营,一个是西方世界以及日韩,基本上是都是旧秩序的既得利益者。另一个是中朝伊朗叙利亚以及中亚、中东、南美部分国家,基本上是旧秩序的挑战者,这个阵营有足够资源、工业、农业和独立的结算系统,足以支撑起新冷战的内循环。

 

如果这种新秩序建立起来倒也好说,就怕新秩序没建立起来,旧秩序又趋于崩溃,那么世界就很可能进入乱纪元。

 

在乱纪元里,原本的一超多强的局面,国力衰退的美国可能已经无力维持,不得不把很多责任甩给“盟友”,这也是拜登上台后强调团结盟友的原因。

 

但这些盟友就甘心当工具人吗?

 

盟友也是有自己利益的。所以当美国拼命压制中俄时,已经很多野心家也跳出来,比如印度的莫迪、土耳其的埃尔多安、沙特的小萨勒曼乃至战败国日本和德国等等,他们一样是旧秩序的受害者,只是他们还没强大到引发西方世界忌惮的程度,所以面对的压力不那么大,反而还会在大国博弈中左右逢源捞取利益,壮大自己,这次安理会投票,印度和阿联酋也投了弃权票就可以证明。

 

更骚的操作是,当地时间3月1日,克里姆林宫发布消息称,俄罗斯总统普京与阿联酋阿布扎比王储穆罕默德讨论了俄乌局势。穆罕默德表示,俄罗斯有权确保国家安全。

 

这说明,很多国家早就对现行的国际秩序严重不满了,但又不敢当出头鸟,现在俄罗斯上去踢一脚,帮大伙儿探路,其实他们不太愿意俄罗斯被西方杀鸡儆猴。

 

毕竟他们也有自己参与“治理世界”的愿景,与周边国家也有利益冲突,当无法达成共识的时候,在越来越强烈的民粹主义加持下,战争往往就会成为必然选项。所以世界各地很可能会战火四起,就像历史上的旧秩序崩溃和新秩序未建立的时代一样,充满暴力与战争。

 

这种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更加考验中国智慧,中国必须理性地判断国际形势的细微变化,不能情绪化地决策和判断,更不能像俄罗斯那样寄托于一场战争的豪赌,毕竟国运是干出来的,不是赌出来的。

 

对于中国来说,在这场席卷世界的风浪中,稳住航向,不犯错就是最优解,毕竟中国要的不是推翻旧秩序,而是践行那句“能力越大,责任越大”的箴言,去推进和维持国际和平、发展与繁荣。

 

这,才是中国要的新秩序,也是与西方的旧秩序的根本区别。

  
关于
本站一贯高度重视知识产权保护并遵守中国各项知识产权法律、法规和具有约束力的规范性文件。但出于收藏学习之目的,可能会误发表涉嫌侵犯您合法权益的内容,请您积极与我们联系处理;

上一篇:接下来的斗争只会更残酷 下一篇:“中国的现代化历程将远远快于西方发达国家”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