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2-20 13:30  时政解读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政事堂2019
2020年6月,加勒万河谷。
 
外军公然打破双方军长级会晤达成的共识,再次跨越实控线蓄意挑衅。
 
我边防团团长祁发宝本着谈判解决问题的诚意,仅带几名官兵,蹚过齐腰深的冰冷刺骨河水前往交涉。
 
可外军却提前埋下了伏兵,从山崖后杀了出来,黑压压挤满了河滩,用钢管、棍棒、石块向我们的谈判团队发起了攻击。
 
面对外军的突袭,祁发宝就像对抗炎魔的甘道夫那样,大声呵斥:“你们破坏共识,要承担一切后果!”,张开双臂挡在外军面前。
 
而不讲武德的外军却凭借着人数优势,向我方谈判代表发起了猛攻。
 
见此情景,营长陈红军带着战士们冲了回去,将团长救回,依靠地形优势抵抗十余倍于我谈判团队的外军。
 
面对如蚁附一般涌上来的外军,我谈判团队艰难的防守着,就在我们力竭之际,援军冲过冰冷湍急的河水急行赶到,一举将包围我谈判团队的外军击溃。
 
仓皇之下,外军丢下了大量越线和伤亡人员,付出了惨重代价。
 
而陈红军、陈祥榕、肖思远、王焯冉,这些共和国的龙城飞将们,却永远的闭上了眼睛。
 
这就是今天解放军报公布的,去年六月我解放军官兵在加勒万河谷被伏击和反击的过程。
 
如果能拍成电影,也许可以与指环王一较荡气回肠。
 
今天,全网都是煽情的,政事堂就不煽情了,聊一聊为什么在半年后公布这段历史和视频,为什么要大张旗鼓的纪念英雄。
 
直接的原因,是中印军队撤离,彻底脱离了对抗,我们不用再担心节外生枝。
 
而根本的原因,是时代变了,主导民粹的特朗普落幕,回归到全球化的拜登,全球的游戏规则变了。
 
就像今天外管局表示正在论证允许境内个人展开境外投资的可能性,中美之间已经从特朗普时代的贸易对抗转向了拜登时代的投资博弈。
 
同样,中国跟印度之间,也在从军事对峙转向政治博弈。
 
如果我们在特朗普时代公开这场印军的惨败,只会进一步激化外印度国内的民粹主义,莫迪与印度高层在国内的巨大压力之下只能选择对华强硬以转移国内矛盾,成为蓬佩奥反华布局的马前卒。
 
届时,在血仇之下,中印之间可能出现几十年不可弥补的全面对立,成为美国政府遏制中国的惯用棋子。
 
而到了拜登时代,民粹主义浪潮站在拜登政治正确的对立面之上,印度想要适应新时代就必须遏制民粹,我们有礼有节的公开,导致需要灭火和遏制国内鹰派的反而是印度高层。
 
也就是说,如今印度高层反而需要我们配合,把他们在特朗普时代的黑历史抹去,我们此刻越是张扬,他们反而越需要依靠我们。
 
所以,别看公布晚了半年,我们却化被动为主动,占据了主导权,终于可以不再遮掩,在今天,大张旗鼓的纪念那些守卫祖国边疆的英雄!
 
青山处处埋忠骨,何须马革裹尸还。
关于
本站一贯高度重视知识产权保护并遵守中国各项知识产权法律、法规和具有约束力的规范性文件。但出于收藏学习之目的,可能会误发表涉嫌侵犯您合法权益的内容,请您积极与我们联系处理;

上一篇:拜登的阴谋已在路上 下一篇:迎接“狂热的亲华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