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2-26 16:14  社会热点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政事堂2019

近日,阿里云一名工程师发现了一个全球重大安全BUG,按照行业管理邮件方式发给了开发方阿帕奇社区,但并没有按照刚出台的《网络产品安全漏洞管理规定》,2日内向工信部提交。

 

我们时政圈的朋友几乎一边倒的抨击阿里和这位工程师,认为这种先报到国外而不上报组织的行为,近乎十恶不赦。

 

对面技术圈的朋友几乎一边倒的说不能上纲上线,认为按照行业规则,哪里来的BUG就应该上报给哪里,阿帕奇的安全漏洞自然应该上报给阿帕奇。

 

政事堂不喜欢扣帽子和站队,基于解决问题的角度,还是让两伙人先相互理解一下。

 

阿帕奇社区在业内的地位极高,一群程序员吹水的时候,一哥们说出“我在阿帕奇有个开源项目”引来的羡慕嫉妒恨,不逊于一群草根键盘侠吹水时,一哥们掏出了自己闪亮的“红色键盘侠”证书。

 

图片

 

调侃归调侃,作为一个有理想有情怀的程序员,能够加入全球最顶级的阿帕奇社区,是一件非常荣耀的事情。

 

相比于百万军挤独木桥的比拼,加入阿帕奇社区的最佳方式,就是提交重要的BUG报告,这样就能够受邀成为提交者 (Committer),拥有了代码仓库的写入权限,以及apache.org域名的邮箱。

 

夸张一点说,对应企业家就是被邀请进人民大会堂,授予“改革开放先进人物”,或者受邀登上了天安门,事迹上了人民日报以及新闻联播。

 

图片

 

这种精神上的满足感,搁谁都会发朋友圈,忍不住让所有人都知晓,是一个有理想的程序员难以拒绝的诱惑。

 

以至于,我们时政圈认为的严格监管以及法规明文,有可能起不了什么作用,作为程序员个体,以后该提交阿帕奇还是提交阿帕奇。

 

中国的教育体系虽然量产了人才,但是做题家占据了大多数,创造力的培养非常缺乏。

 

而开源更多是靠个人发挥主观能动性,需要有叛逆的精神,导致了中国互联网应用实力紧随美国,但是开源方面的底层工作在全球真排不上数。

 

这些仅有的顶级人才,不仅思想上偏执叛逆,性格上也普遍桀骜乖张。

 

想一想当年国民党给了高官厚禄,挡不住热血青年们奔向延安宝塔,也挡不住同情革命的志士暗中无私的为我们传递情报。

 

因此,对于这些喜欢打破常理,智商天赋极高的互联网天才,对他们搞强制的规定和处罚,只会适得其反,让他们更加青睐于“美式灯塔”。

 

哪怕是从物质上面说,那些能通过找到重大BUG,拿到阿帕奇提交者头衔的大佬,谷歌苹果等灯塔国互联网企业都是高薪扫榻以待。

 

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人家拍拍屁股就可以走。

 

对比“钢铁侠”理想的马斯克在美国被打压的厉害,就跑到中国来搞他的超级工厂,旧时代的粗暴行为,只会把新时代的人才推到对方的家里。

 

因此,此次事件中,该骂阿里,我们可以使劲骂,骂的越多,转移支付和共同富裕的就越多,但是一定要保护那些此次事件中那些一脸懵逼的网络科技专家。

 

大国之间的热战已经被数据战取代,大国之间的核恐怖平衡中,网络安全恐怖平衡也在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职责。

 

图片

 

这些数据革命时代的数据专家,位置就像工业革命时代的科学家,一个能发现全球重要安全漏洞的工程师,效用也许不逊于一剑曾抵五个师的钱学森。

 

因此,行政上的罚,物质上的奖,都不是重点,重要的是要建立一套理想与信念。

 

用独特的魅力,深入人心的口号,老百姓都能听懂的话语,让中国的科技精英们愿意为了国家与这块土地上的人民而奋斗,吸引更多的国际友人来协助。

 

这是我们七十年前三场大决战,连克日寇、蒋匪、美帝最重要的法宝之一。

 

明天,是中国的圣诞节,纸上说来终觉浅,用他教会的逻辑思考,也许才是对他最好的纪念。

  
关于
本站一贯高度重视知识产权保护并遵守中国各项知识产权法律、法规和具有约束力的规范性文件。但出于收藏学习之目的,可能会误发表涉嫌侵犯您合法权益的内容,请您积极与我们联系处理;

上一篇:薇娅的背后是马云和联想 下一篇:我们一定要搞出HPV疫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