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2-26 16:17  人物历史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卢克文工作室

不知不觉,苏联解体已经三十年整。

 

三十年时间,苏联的坟头草都已经五六米高,而苏联解体留给世界的余波,至今还没有消散。

 

在我六七岁的时候,乡下时常停电,我们湖南的后生们会在农村散满月光的马路边聊天,夏天的时候,周围飞舞着萤火虫,偶尔有汽车装满蜜桔,从沙石路上驶过,卷起滚滚灰尘,大家便转过身回避,任灰尘缓缓落在我们的衣发上,物质生活极窘迫的我们,时常在这样的黑夜里谈到苏联,我们那时候对苏联还是充满了敬畏和期待,无知的乡下少年们,只能凭一点点新闻和杂志上看到的信息,揣测苏联的强大,话题通常是“苏联能用核弹三分钟灭掉美国”、“天上那个一闪一闪的卫星肯定就是苏联的卫星”之类。

 

苏联帝国的余威从万里之外震荡而来,冲击着我们幼小蒙蔽的心灵。

 

几年之后,电视里的苏联人都在排队抢购食物,又过了一段时间,苏联在电视里突然倒了下去,头上有大片胎记的戈尔巴乔夫在1991年12月25日当天,给欧美奉上了20世纪最重要的一份圣诞礼物,欧美欣喜若狂,开始对苏联的遗产进行疯狂抢掠,俄罗斯百姓遭到了凄惨凌辱,至今被北约围堵在东欧一线。

 

我们当时的唯一反应是站在电视机前错愕莫名,不明白这么强大的一个帝国,怎么连哀嚎都没有发出,说倒就倒。

 

苏联解体这三十年时间,中国有一批优秀的学者穷尽一生,从俄罗斯买来大量俄语史料进行研究,慢慢还原了苏联帝国崩溃的过程,这里就不做长篇大论了,只简约说一下崩溃的原因:

 

苏联因为出生时就处在二战前夕,随时可能遭到围剿,二战结束后又陷入冷战,致使苏联一直处于临战状态,加上人口和地理的原因,苏联整体上是重工为主,轻工为辅,因为重工难展开对外贸易,而轻工过于孱弱,经济一直是畸形状态。

 

新中国成立后,苏联原本可以将中国纳入大体系中,以中国的人口和市场,是可以保证苏联的轻工体系的,但苏联开始显现霸权思维,意图控制中国,中国这样拥有傲人历史的主体民族国家,是不可能屈从于任何人的,无法让中国臣服的苏联跟我们翻了脸,苏联彻底失去了拥有强大完整轻工业的机会。

 

苏联自己组建的经互会是一个内循环系统,没有融入国际贸易的外循环,使苏联的产品没有经过市场竞争的洗礼,变得傻大黑粗,苏联没有工业品卖到国际市场挣钱,最后主要依靠石油天然气跟武器换外汇。

 

石油兴,则苏联兴,1970年代中东国家因为忌恨美国帮助以色列,搞起来的石油危机重创欧美日,但肥了同样卖石油过日子的苏联,苏联财政宽裕时主张霸权策略,对不听话的国家直接武力侵犯,造成了巨大的财政隐患。

 

同年代的美国因为越战和石油危机到达最低点,但石油危机结束后开始重回巅峰,赚了钱的苏联得意忘形,反而掉进了美国刚刚爬出来的战争和财务深坑。

 

同时苏联内部官僚阶层腐败滋生,玉米帝因想减少官僚待遇,被勋宗带头掀翻,勋宗广施恩惠稳住其帝位,苏联官僚体系开始僵化,一个官员可以在其岗位上干上二十年不离任,腐败日益严重。

 

等石油价格下来后,没有加入国际外循环体系的苏联财政开始崩溃,连粮食都不够吃了,内部矛盾重重,地方不想将财政都交给中央,要留下来自己过日子,激发了民族矛盾,各加盟国开始想散伙过日子。

 

美国开始有意将美元贬值,同沙特拉低石油价格,将苏联的财政推入火坑。

 

俄罗斯人做事的特点是又二又狠,保守时极保守,开放时极开放,做事不踩刹车,老一代话事人死光后,新上来的戈尔巴乔夫开始改革,但用力过猛,全面无条件西化,彻底否定自我,媒体完全掌握在苏联公知手里,由此对苏联产生了两大根本性破坏,一是开始尝试实行彻底的私有制,二是各加盟国开始纷纷独立。

 

此后苏联解体,不懂经济的叶利钦,任由一班二货在美国人的指导下搞休克疗法,无序开放金融,国有资产被分成有价债券平均分给了国有职工,表面上看起来很公平,但休克疗法引发恶性通货膨胀,卢布兑美元从0.95比1暴跌到2000-3000比1的水平,俄罗斯居民银行里的存款被洗劫一空,手里头的企业有价债券也为了换一瓶酒,换一袋米,就转手卖了出去。

 

注意,重点来了,两波人同时接手了这些有价债券,侵吞了苏联的天量财富,这些人变成了大资本家,像趴在地上的怪兽吞食苏联人民。

 

一波人就是原来的苏联官僚阶层,这些人本来是XX书记,XX厂长,他们通过向银行借贷完成资本积累,购买债券后迅速变成了XX董事长、XX总经理,将国有资产变成私有资产,原本贪污1万卢布就可以拉出去打靶,现在几十亿美元的资产完全成为私人财产,而且“私人财产神圣不可侵犯”。

 

另一波人就是欧美财阀豢养的走狗,以英国和美国为主,提供美元给自己的代理人,在俄罗斯大肆购买石油、天然气等资产,因为酒鬼叶利钦不懂经济,对金融无序开放,使美元很容易进入俄罗斯购买资产,当中又以英美犹太人最为积极,他们找到在俄罗斯的同胞犹太人做代理人,自己不出面,疯狂掠夺苏联的财富,所以在叶利钦时代出现了七寡头,其中六个就是犹太人。

 

油田、矿山、军工企业、航空、铁路、电视广播、银行等纷纷变成了这些人的私有财产。

 

价值10亿美元的吉尔汽车制造厂,被人以400万美元拿下,价值1亿美元的莫斯科化工学院,被人以800万卢布价格购买。

 

国家陷入惨烈的通货膨胀,而国有财富又被官僚阶层和英美走狗所掠夺,造成民众陷入极度贫困,1992年时,一个面包要4-500卢布,一公斤肉大约要5000卢布,一瓶啤酒要800-1200卢布,而工人工资一般在4-6万卢布,只够买50-60个面包,或者7-10公斤肉类。

 

当时俄罗斯有九千万人月收入不足5万卢布,4500万民众达不到最低生活水平,社会生活完全崩溃,黑社会横行,老婆婆被迫在寒风中卖丈夫生前留下的卫国战争勋章,年轻女孩为了生存被迫上街卖淫。
 
图片
这是1991年一张著名的照片,18岁的Katva在站街,警车就在旁边,对她置之不理。
 
我至今记得1998年时,我跟班上同学阅读《参考消息》上的一则新闻,一位极美貌的俄罗斯女子死在莫斯科黑帮手里,被抛尸街头,班上同学啧啧惊奇,指着相片十分惋惜地说:这么漂亮,怎么就死了呢。

 

我们当时不明白,这只是俄罗斯陷入混乱后常见状态之一,普通人活在一个毫无安全感的社会当中。

 

国家经济陷入动荡时,最受欺压的一定是老弱妇孺。

 

叶利钦将政权交给普京后,普京在国内完成一系列的扫荡,将寡头们抓的抓,赶的赶,同时镇压了边疆动荡,稳定了物价,虽然俄罗斯人回不到苏联巅峰时的状态,但好歹有口饭吃,不用再过动荡不安的生活,所以俄罗斯人才在这几十年这么热爱普京。

 

但这几十年因为互联网的发展,欧美控制的媒体渗入俄罗斯,俄罗斯部分年轻人又再度掀起了反普京浪潮,他们显然没有在历史中吸取过任何教训,不知道那面高举着的“自由民主”的旗帜下,实则是对俄罗斯丰富自然资源的掠夺。

 

同样的事情也几乎在中国同时发生。

 

改革开放后中国出现了一大波,对西方意识形态全盘接收的知识分子,不做任何辩证思考,简单地崇拜欧美日的生产力,献媚西方人文社科奖项,不懂得国家发展进程的规律,吹嘘欧美日发展是因为他们拥有“高贵的民族性”,对工业化一无所知,在2015年前的中文互联网上,以公共知识分子的形象示人,差点把众多网民带到阴沟里去了。

 

其实中国这几十年也出现过几次政治危机,但幸好没有走苏联的老路。

 

如果中国完全照搬苏联的进程,那现在的命运就是印度或者墨西哥的模版,顶层商人和政客跟外国财团勾结在一起,将中国的国家财富扫荡一空,变成他们合法的私有财产,大中城市出现无数贫民窟,找不到工作的人被迫去搞黄赌毒,所有媒体和煤矿、军工、铁路、互联网企业都被欧美企业购买,我们现在一定没有高铁、J20、航母,报纸上每天都在号召我们投票,但经济增长纹丝不动。

 

那贵州省不可能有今天满布的高速公路和大桥,新疆和西藏一定会陷入混乱,中国不可能有扶贫工程,云南的田野里可能开满罂粟花。

 

那中国就不是中国人的中国,而是欧美老爷和买办们的中国。

 

苏联解体三十周年,其教训是惨痛的,但是也是可以理解的。

 

毕竟马克思所构想的共产主义,当初只是一个理论体系,这世上没有人真正去全面实践过,中间一定是会磕磕绊绊边试验边修改的。

 

俄国人拿到手里后,动手搞了七十年,这中间他们的主要错误,是在自己尚不成熟时,就意图推进全球社会主义化,而且采用了霸权的方式,而不是互利互惠的方式推进,致使树敌无数。

 

同时苏联没有保证经济内循环和外循环的双向发展,失去中国的支持,就失去了轻工业,使国民经济从来没有走上健康良性,军工复合体不知不觉坐大,后面发展到占GDP的20%,严重损害了普通人的生活质量,国家财政过于依赖能源出口,容易被人掐死命脉。

 

苏联内部也出现了官僚资本主义,最后官僚资本和买办资本相结合,一起分食了苏联。

 

苏联从来就不是解体,苏联是被分食,因为底层民众在1991年的投票中,三分之二以上的人,还是希望保有苏联,但官僚和买办们已经迫不及待地要吃掉苏联,他们要全面的私有化,只有私有化才让他们有安全感。

 

而公知们所扮演的角色,是向民众灌输解体的正义性和合法性,让财富流入官僚和买办的口袋,他们给了民众选票和债券,但夺走了民众基本的生存空间。

 

有些人可能不解,为什么有部分国家从了欧美,比如波兰,民众生活确实变好了呢?

 

大家要明白,世界的顶层资源永远是有限的,欧美国家为了从苏联手里头争取小弟,是必须竖立榜样的,但这种榜样,只能是小国,而不可能是中国、俄罗斯、印度这样的大国,如果中俄印这样的大国想从他们手里头分食,他们一定会对你不死不休。

 

要么像印度那样被驯化,要么像俄罗斯那样被围堵。

 

所以在欧美人眼里,可以容许香港这种弹丸之地的人富裕,但要全中国人的富裕,非得跟你急眼不可。

 

苏联解体三十年后,戈尔巴乔夫至今还活着,欧美人给他了许多至高的荣誉,还给了他许多拍广告片的机会,他常常在电视里自己扮演自己,一次次宣布苏联解体。

 

每当看到他在媒体上出现,我仿佛就会看到苏联时的官僚和买办们,阴恻恻地站在他的背后,这些人砍倒了红旗,举起了刀叉,系好了餐巾,流着口水,扑向手无寸铁的人民。

  
关于
本站一贯高度重视知识产权保护并遵守中国各项知识产权法律、法规和具有约束力的规范性文件。但出于收藏学习之目的,可能会误发表涉嫌侵犯您合法权益的内容,请您积极与我们联系处理;

上一篇:比比谁跑得快 下一篇:这两幅图告诉我们,苏联必须解体,也必然解体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