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2-30 10:02  人物历史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政事堂2019

1990年春晚,陈佩斯朱时茂携手献上了小品《主角与配角》。

 

剧中,浓眉大眼的朱时茂,哪怕是穿上了汉奸装,也像一个正派的地下工作者。

 

而贼眉鼠眼的陈佩斯,哪怕一身八路装,怎么看也都像潜伏在我军内部的叛徒。

 

图片

 

朱时茂与陈佩斯摆在一起,什么是美什么是丑,不用教育,这是刻在人类基因里面的。

 

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斯恶已。

 

我们便可用人类对美丑的共识作为武器,用朱时茂的美来美化自己,用陈佩斯的丑来丑化对手。

 

举一个例子。

 

从陈强陈佩斯父子,到杜旭东颜冠英,中国最顶级的职业丑角们,都曾是“汉奸”专业户,把可恨与可恶扮演的淋漓尽致。

 

图片

 

塑造坏蛋的目的,就是为了封杀汉奸存活的土壤。

 

通过丑化“日精”、“美分”这些原本名利双收的工作,阻止懵懂的民众加入其中。

 

要知道,敌国为了自身的利益,都喜欢会选用高颜值的才子来当汉奸,树立典型吸引民众,以扩大汉奸的规模。

 

从古代的秦桧到近代的汪精卫,个顶个都是当时第一流的人才。

 

图片

 

就会像《色戒》作者张爱玲会义无反顾的扑向汉奸胡兰成,假如我们的影视作品用了美好的形象来塑造汉奸,会让“颜即正义”的迷妹们将汉奸们推入名利色三收的温柔乡,鼓励更多人去当汉奸。

 

图片

 

因此,李安用了万人迷梁朝伟当汉奸,哪怕《色戒》拍的再好,也不宜在国内被广泛的传播。

 

毕竟,在我们的叙事当中,汉奸易先生应该长得都像贾队长那样。

 

图片

 

而我们对于眯眯眼的不爽,就是那些欧美主导的亚洲美学,把我们的眼神都搞成了“贾队长”。

 

毕竟,亚洲面容的苏菲玛索就从来不会眯眯眼。

 

图片

 

聊了我们的《主角与配角》。

 

以己度人,欧美的编导们也会这么设计他们的《主角与配角》。

 

浓眉大眼的,一定是主角的欧美人,是正面的角色;

 

紧鼻夹眼的,往往是配角的亚洲人,是扮丑的角色。

 

图片

 

无数艺术作品一轮又一轮的潜意识输入,通过美与丑的对比,让广大西方人树立我们丑的形象,从内心深处排挤与孤立我们。

 

甚至陈佩斯的父亲陈强, 就因为丑角与反派演多了,不仅被打成了”右派“,还差点被无知的民众打死。这些丑化的形象西方政治家稍加利用,就可以鼓动起西方的民粹。

 

图片

 

更重要的是,不断的通过媒体树立亚裔眯眯眼及从属地位,让我们脑海形成欧美是主角,我们是配角的定位。

 

哪怕有一天,我们穿上了欧美人的衣服,跨上了欧美人的枪,但是掌握着意识形态的欧美人,还是会把我们描绘成沐猴而冠的陈小二。

 

图片

 

这种形象上的自卑与长期以来形成的配角思维,会让配角们更加顺服,并遏制我们的反抗精神。

 

每当配角萌发出“我才是主角”的想法时,哪怕换过了衣服接过了枪,主角老茂的一句“白日做梦”,就会让我们不自觉的重新演回配角的剧本,本能的把握在手中的枪,交还给对方。

 

这种本能,就源自主角与配角间长期“服从性测试”的演练,把眯眯眼的“陈小二”们,驯化成听话的巴普洛夫的狗。

 

那么,为何存在几十年的眯眯眼在今年突然成为了众矢之的?

 

因为从战胜疫情带来的自信,让我们不想继续当配角,敢于对西方说“不”。

 

  
关于
本站一贯高度重视知识产权保护并遵守中国各项知识产权法律、法规和具有约束力的规范性文件。但出于收藏学习之目的,可能会误发表涉嫌侵犯您合法权益的内容,请您积极与我们联系处理;

上一篇:这两幅图告诉我们,苏联必须解体,也必然解体 下一篇:美帝良心和美帝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