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1-02 13:22  人物历史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 白牧齐

 

公元1984年,中国,春风过处,遍地生机。
 
天安门迎来了改开后的第一次大阅兵,就在国庆游行的人群中, “小平您好”的横幅倏然展开,无声的四字仿佛是最热烈的呐喊,充满着对这个时代的期待。
 
图片
 
洛杉矶也迎来了中国的奥运军团,许海峰为中国人赢得了首枚奥运金牌,那夺得奥运冠军的枪声犹如在向世界宣告:中国人,来了!
 
中国对走向世界充满了不安和期待,世界也对这个古老的文明充满困惑和好奇,一如那一年的时代周刊封面:“中国的新面貌——里根将看到什么?”
 
图片
 
不安也好,困惑也罢,无论如何都不能停下前进的步伐。
 
毕竟,“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
 
发展,才是硬道理。
 
在这股春潮下,大批人纷纷下海,渴望成为时代的弄潮儿。
 
就在这一年,王石在深圳创办了万科;
 
就在这一年,张瑞敏到青岛上任日用电器厂,开启了“砸冰箱”的佳话;
 
还是在这一年,身为研究员的柳传志在北京中科院计算所的传达室里创办了联想。
 
多年以后,面对“网民执法队”,一代“教父”柳传志将会回想起自己去邀请倪光南的那个遥远的下午。
 
那时,联想也有过理想。
 
倪光南院士加入公司的第一年,他就带队研发出了适用于PC机的联想式汉字系统(联想汉卡),也正是因为这张汉卡,计算所的这家公司于1989年正式更名为“联想集团”。
 
这个系统有多牛呢?它于1987年、1988年分别荣获中科院和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
 
可以说,有倪光南就任总工程师的联想,的确掌握着核心科技,联想代表着中国企业在新兴的IT行业里披荆斩棘,称之为民族企业并不为过。
 
倪老犹如一个登山者,汉卡出来了,那是不是得向更高峰进发?于是倪院士提议将挣到的钱大量投入到芯片研发当中。
 
然而挡在倪老攀登路上的巨石,不来自技术,而来自路线。
 
当时倪光南院士要让联想走“技工贸”的路线,要自主研发,要修炼内力,不争一时之雄;而柳传志则推崇“贸工技”路线,他认为以联想当时的体量和基础根本没有实力搞高精尖的研发,尤其还是芯片研发,这难度不亚于自创内功心法,因此更实际的做法应当是打造自主品牌赶紧抢占市场。
 
路线之争最终变成人事的更迭:1995年6月,联想董事长在联想内部大会上免去了倪光南总工程师的职务,倪光南就此出局。
 
图片
 
其实,就当时的中国和当时的联想而言,“贸工技”也并不是错误的选择。1995,中国GDP为0.96万亿美元,美国GDP为7.6万亿美元,美国的经济体量是中国的近8倍;而IBM当年营收超过700亿美元,联想1995年营收则仅为67亿人民币,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比起掌握核心科技,活下来,才是当时更迫切的需求。
 
只是,没有人能想到,26年以后中国人就能对美国人说:“你们没有资格从实力的地位出发同中国谈话”;联想自己恐怕也想不到,不到10年,联想就能收购IBM的个人电脑业务了。
 
世事无常正是世事之常。
 
虽世殊事异,但不能忘记初心。无论是“贸工技”还是“技工贸”,三个字里面哪个字都不能少。可是有些人,走着走着,就忘了“技“,只剩了“钱”。
 
联想打着民族企业的旗号,坐上了时代的电梯,成为了全球最大的PC生产商;柳传志也一个转身,成为中关村“教父”。
 
虽是最大厂商,但联想本质也只是个“组装/制造车间+营销公司”。
 
这个组装车间享受到的红利来自于政府良好的基础设施、廉价而过剩的流水工人、为招商引资而给予的优惠补贴;这个营销公司享受到的红利来自于政府为支持民族企业而进行的大规模集采和民众基于爱国热情而产生地自发购买。
 
吃红利本无可厚非,中国大量的企业都吃到了政府让渡的红利;而且这红利就是让你吃的,为了让先天不足的中国企业茁壮成长,政府通过让渡红利的方式给企业输入营养液,让企业能尽早地走出国门,和国外群狼一较高低。
 
彼时的中国就在版本更迭当中,国内要打破旧有的束缚,释放各类要素提高生产力,国外要低头弯腰以便融入世界贸易体系,因此如何培育市场并让企业活下来、长大是那个时代的“耗子”,所有的“猫”都要围着这个“耗子”转。
 
可以说,给你支持是因为对你有所期待。
 
联想在那个版本下,纵是走“贸工”路线,还是做到了第一,这样的结果不能说多超出期望,但是的确是那个版本的赢家。
 
可是,时代变了。
 
世界上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化本身。
 
中国在旧版本中只有卖八亿件衬衫才能换回一架空客A380,但中国不能永远只卖衬衫。在即将到来的新版本中,我们既有能力也有机遇去做卖空客的。
 
两军对垒,先锋要出来迎敌。“贸工技”走到“技”这一步的,可以出阵;“技工贸”的自然不用说,也是挑枪上马。“贸工”没有“技”的,不求你上阵杀敌,但你不能说一句“我们是全球化公司”就跑了吧?临阵磨枪总会吧?那再不济,也不能背刺队友。
 
和祖国、和人民同呼吸共命运的,如果还有一“技”傍身,那人民不会亏待他;而且也正是在上一个版本积累了“技”,才有资格进入下一个版本。这样企业家,到了下一个时代,他依然会是“改革先锋”,依然会被时代铭记。
 
可是联想坐惯了时代的电梯,已经不会也不愿爬楼攀登了:联想30多个高管通过工资就拿走联想集团近1/3的利润,退休的柳传志每年还可以领约1亿薪酬,而联想近三年的研发费用占比平均仅为2.5%。被美国制裁得不行的中兴通讯研发费用占比可都远超10%。
 
图片
图:华为联想历年研发投入对比
 
其实,对于强盗而言,两类人最没意思,一类是什么都没有的,丐帮规模再大,那也是要饭的,给不饭还得看强盗心情;一类是家底真厚,深墙大院,家丁众多,偏偏又得乡邻敬重,招这两类人都没什么意思。有点家底但护城河还不深的最好,有资产可以侵吞还不怕报复。
 
那强盗惯了的美帝在下一个版本好过吗?
 
当然好过。家底真厚,腰里有枪。
 
但是富家公子的生活过的太久了,爬楼攀登的意愿也弱了。
 
美帝是怎么崛起的?自第二次工业革命伊始,每一次版本更迭美帝都成功参与;自1894年工业总产值跃居世界第一后,到二战后很长一段时间,美帝都是世界的制造和工业中心。
 
恶龙还是屠龙少年的时候,也曾苦心修炼武功。
 
搞产业升级和攀科技树好是好,但是太累了。尤其是冷战结束以后,环顾四周,一个能打的都没有。无敌久了,卖芯片卖波音靠产业积累来钱都嫌慢了,什么来钱最快?搞金融来钱最快!
 
美帝一方面通过印钱来收取全球的铸币税,另一方面还要把自己打造成全球最有价值的资产。如果我能挑起地缘纷争,让一个地区动荡不堪,那资本和人才会去哪?买美债吧,去美国吧!如果我能通过美元加息周期给别国制造资产价格崩盘,让个人和国家积累的财富一泻千里,那资本和人才会去哪?买美债吧,去美国吧!
 
这套玩法的核心在于:垄断者想方设法地将资源投入到维持垄断地位当中,我不需要明天的我比今天的自己更优秀,但我一定要确保任何时候的你都要比我烂。
 
巴菲特说:“没有任何一个人能依靠做空自己的祖国赚钱。”这句话对,是因为巴菲特生在美国;如果索马里的海盗能做空索马里,那他们就不用为钱出海拼命了。
 
这套玩法也只有老大能玩,屠龙者要想屠龙还只能苦心修炼内功。每进行一次版本更迭,都能精进内力;如果恶龙还在贪恋过去的玩法,那无疑就是在给屠龙勇士机会。
 
那屠龙成功后呢?又玩老一套?那就是忘记初心了。无论企业还是国家,享受到了时代的机遇,成为了时代的赢家,都不要躺在祖田和功劳簿上睡大觉。
 
轻松的路未必是正确的路。真正的大师永远怀着一颗学徒的心,因为追求“better”虽然更累但是永无止境,追求“best”可能月满则亏,在“best”中失去迭代的机会。
 
要知道,一旦成为旧版本的残党,新时代没有能载他的船!
  
关于
本站一贯高度重视知识产权保护并遵守中国各项知识产权法律、法规和具有约束力的规范性文件。但出于收藏学习之目的,可能会误发表涉嫌侵犯您合法权益的内容,请您积极与我们联系处理;

上一篇:眯眯眼的陈佩斯 下一篇:新青年之我是怎么创业的?

发表评论